莫让干瘪的“发言八股”污染政治生态

作者:斯远
2018.03.01

有动辄给称呼“戴高帽”,故意将“副职”叫成“正职”,以此来“讨好”上级,投其所好。凡此种种,均可视为“语言贿赂”。

并不是所有“尊敬的刘书记”都喜欢成为敬语的主角。“尊敬的”说多了,也会有人觉得别扭,浑身不自在。

据河南《周口日报》报道,2月25日下午,在周口市“两会”上,周口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继标参加一个县的代表团参加讨论,有人大代表在发言中开口说“尊敬的刘书记”,最后,县委主要领导也请刘继标发表“重要讲话”,刘继标主动说,请大家直呼“同志”或职务,不要再称呼“尊敬的”刘书记;讲话就是讲话,也不是什么“重要讲话”。

无独有偶,针对称呼问题,2016年11月18日,河南新乡市政府发布通知,要求在公文运转和正式会议场合中规范国家工作人员的称呼:今后新乡市国家工作人员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工作人员,相互不称官职,一律称“同志”。

当下,发言前说一句“尊敬的”,在很多场合都司空见惯,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标配,很多领导都不以为意。说得多了,若是有人遽尔不说了,没准儿还会不适应,有违和感。尽管很多发言的人可能从心里并无任何尊敬之意,但口头上还是要挂上这样的表述。在很多人的意识中,好听的话不妨多说一句,即便不会如何怎样,也总归是不会被怎样如何。

于是,各种各样的敬语乃至谀辞,便风行于经济社会的各个场合之中,而以官场为最。很简单,在这里,权力分层相对清晰,等差结构也最为明显。相应的,在称呼方面也有更多讲究。这一点,在传统的“礼治社会”中体现得更为明显。“礼是社会公认合式的行为规范”,费孝通先生的这一说法,简洁明了。以话语而言,敬语本来就是“礼”的一部分,在漫长的人类经验积累中,不断丰富,也逐渐宽泛化。

流变至今,“尊敬的”之类,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干瘪的“发言八股”。与之相呼应的,还有动辄给称呼“戴高帽”,故意将“副职”叫成“正职”,以此来“讨好”上级,投其所好。凡此种种,均可视为“语言贿赂”。

事实上,党内对此多有警惕,规范党内同志称呼的努力,由来已久,并屡屡行文纠偏。早在2003年,全国各地党委都曾专门制定、下发《关于进一步继承和发扬党内互称同志优良传统的通知》,要求“对担任党内职务的所有人员一律称同志,不称职务”。

2016年出台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也要求:“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求是,禁止吹捧,禁止给领导人祝寿、送礼、发致敬函电,禁止在领导干部国内考察工作时组织迎送、张贴标语、敲锣打鼓、铺红地毯、举行宴会等。”

另据媒体报道,2014年,王岐山主持召开党风廉政建设座谈会时,有人发言开口说“尊敬的王书记”,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要求少说客套话。

这也表明,在称呼的问题上,我们并非没有共识。所缺者,无非是政治运行中一以贯之的坚持与践行。

平等、亲切、正常的上下级关系,本来就不需要那么多虚浮敬语,更不需要肉麻谀辞。当代的政治圈层,也应该有别于传统的官场。职级有差异,但彼此没有人格高低之分;位置有高低,但都是独立的生命个体;权力有大小,但不存在人身依附关系。如果有人故意混淆二者区别,那也是封建“官本位”文化的沉滓泛起,理应将其荡涤干净。

党内也好,政府系统内也好,彼此称呼“同志”,或者直呼其名,坦坦荡荡、清清爽爽,也未见得会影响政务的效率、损害彼此的关系乃至影响奋斗的成色。恰恰相反,若是刻意模仿传统社会那一套“官场称呼学”,动辄“尊敬的”,或者故意把副职的“副”字去掉,或者袭用江湖那一套“老板”“老大”满天飞,不仅会庸俗化、恶化政治环境,也会扭曲正常的同志关系,并在加剧权力失范的同时损害公共利益。

也因此,从现在开始,从党政机关开始,去掉“尊敬的”,重新找回“同志”,乃是肃清政风、优化政治生态的重要步骤。一方面,在上位者要始终保持清醒的认识,要能够从下级的话语中察觉到种种让人不自在的端倪,多一些平等意识、公平意识。这样,也会杜绝很多夤缘奔竞者、卑辞求售者,从而大大廓清官场风气。另一方面,各级各部门也应强化制度建设与制度落实,不要总是把这些当作虚文,而是应该将其视为起点。

可见,话语上的违和,并非简单的称呼问题,而是涉及到政治生态、政治文明、政治文化的绝大命题。根治的关键,仍在于从严约束权力,净化政治生态,抵制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惟其如此,才有可能让人口头上去掉了“尊敬”之后,而从内心产生敬意。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