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面审批”,剪断吃拿卡要的黑链

作者:杨国英
2018.03.05

就国务院督察机制而言,作为国务院对地方履政的常态性考察和干预机制,对于地方积极履政、科学履政,无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如期开幕,作为预期中的重磅“开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洋洋近2万言。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全面实施“双随机、一公开”监管,决不允许假冒伪劣滋生蔓延,决不允许执法者吃拿卡要。深入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使更多事项在网上办理,必须到现场办的也要力争做到“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

自去年的十九大后,无论是对于反腐败,还是对于经济、社会治理中的沉疴痼疾,重拳去疴的力度并无丝毫减损。在过去五年已经取得相当成绩的情形之下,如今却没有“见好就收”,显然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新政气象。

在本届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五年回顾”中,可以更加清晰、系统地感知过去5年政府的履政成绩。比如,在坚持依法全面履行政府职能方面,过去五年,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修订法律95部,制定修订行政法规195部,修改废止一大批部门规章。省、市、县政府部门制定公布权责清单。涉及到国务院督察机制,则提到了国务院大督查和专项督查对积极作为、成效突出的表彰和政策激励,以及对不作为的严肃问责。

无论是法律、部门规章的修订、废止,地方权责清单的制定、公布,还是国务院对地方的制度性督察,对于地方权利的约束,显然都是“上高度”的新举措。而由于“上高度”而实现的约束力度的提升,以及对地方履政考核奖惩结合的制度设计,实际上最大程度地倒逼或激发出了地方政府依法履政的动力。例如,全国不少地方推行的“不见面审批” ,就在很大程度上剪断了执法者吃拿卡要的黑链。

就法律层面而言,法律是履政之纲,纲举才能目张。而地方履政时的权力冲动、短期的政绩冲动,极容易使法规趋向繁冗,长此以往,繁冗的地方法律规章不仅会成为经济发展、社会公平的牵绊,也会损伤法律本身应有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同时,地方政府在自我改革时会不可避免地遇到阻力过大而动力不足的问题,只有把废止不合理的地方法规上高度,才能充分释放地方履政纲领性改革的效率空间,为新一轮履政周期尽快创造出轻装上阵的大环境,这也正是过去五年的经验所证明的。

当然,过去五年,地方不合理法律规章之所以得到有效废止,也是政策高层积极听取民间建言、问政于民的结果。地方法规合理不合理,往往是民间的体会最深、基层市场主体的体会最深,而当下,我们不仅有各种各样的问政机制,民间舆情的“上传”途径也比过去多得多,这使得高层决策者可以更有效率地对地方法规现状做出判断和约束。

就国务院督察机制而言,作为国务院对地方履政的常态性考察和干预机制,对于地方积极履政、科学履政,无疑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去年年中,国务院展开了第四次大督察,18个督查组组长均由国家部委副部级领导带队,显示了督察规格之高。而此后,媒体即给出高度评价——督查可不只让人“红红脸、出出汗”,而是找准问题“刺痛要害”。

实际上,国务院督察机制除了直抓地方履政的弱项,整个机制在设计的系统性、科学性、建设性方面都很见高度。在国务院第四次大督查结束之后,国办即通报表扬了一系列典型的有推广价值的经验做法。激励和约束并举,尤其是及时的事后总结、表彰,确保了国务院督察机制可以对地方履政发挥更多建设性作用。如何让高规格的考察机制发挥与其规格相匹配的作用,而不是“大材小用”,国务院督察机制在这方面是一个范例。

就当下而言,让地方政府全面依法履政,主要是对地方权力运行的约束要上高度,同时,对依法履政的激励性配套,则可以起到不可或缺的辅助之功。

显然,地方权力约束上高度,依法履政才能见力度,在“放、管、服”的大形势下,无论是不适当地方法规的废止,还是国务院督察机制的运行经验,都为深化地方政府的履政改革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