恪守法治程序,方能破除“株连三代”思维

作者:任然
2018.06.10

虽然株连思维早就不得人心,但若不能树立底线思维,法律的程序正义不能被真正恪守,就很可能被一些地方当作“总有一种法子来治你”。

“若10日内不回的,将其本人及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全部拉入诚信系统,限制出行,株连三代人”……“若20日内仍不回国的,将在其家门口、村口悬挂‘飞天大盗之家’的牌子”……

这样的措辞是不是很像古装剧里县衙破案的桥段?难不成是有好事者在杜撰?尽管它与现代社会违和感满满,但的确是真的,该段内容出自近日河南省罗山县“打击盗窃民航旅客财物犯罪专项治理行动办公室”所发布的一则公告。

公告甫一公开,便遭到了舆论的强烈批评。目前,罗山县已就此事公开致歉,称因相关工作人员法律意识淡薄,导致告知书出现了十分不妥的言语,对此深表歉意。

强调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一个县级部门还公然在告示中宣扬“株连三代”,如此思维的倒退匪夷所思。就在5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还印发了《关于加强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和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指出,乱发文、出台“奇葩”文件的现象还不同程度地存在,侵犯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损害了政府公信力。

不过,此事中的株连思维,或只是表象。不惮于拿“株连三代”的手法逼迫外逃人员归国,说到底,还是因为行政、执法机构对于执法程序、方式的“解释权”,依然未能关进制度的笼子。

当地对这起“飞天大盗”案如此重视,一个直接的原因是该案系由上级部门交办。上级部门向涉事地方交办案件,乃是正常的工作分配,当地重视,也是分内之责。但试图以涉嫌违法的“非常手段”来完成上峰下达的执法要求,就颇具黑色幽默的意味了。由此也可以看出在一些基层地方,所存在的一种真实的执法逻辑:为了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对上级任务的完成度,要压倒对法治程序的遵循。这与一些司法机关为了完成破案任务,便不惜采取刑讯逼供手段,其实具有内在的逻辑一致性。

所以,尽管该做法受到了普遍谴责,当地在感受到舆论压力后,也选择了撤销和道歉,但若此举真能帮助追逃成功,或者说,这种做法被证明确实“管用”时,当地官方乃至舆论对之,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番态度?这并非恶意揣度,而是有现实案例支撑:

今年5月,在广东揭阳市惠来县鳌江镇,10户家庭的房屋外墙上,竟然被政府工作人员用红色的油漆喷上了“涉毒家庭”四个大字。事件曝光后,引发了广泛的争议。最初当地政府表示意识到了“喷漆”行为的不妥之处,并且已经开始落实去除工作。但随后又有媒体报道,“涉毒家庭”字样不再去除,该镇党委书记回复称,十户家庭有成员涉毒案在逃,目前先观察警示效果,如效果明显仍继续推行。

“如效果明显仍继续推行”,这与罗山县最初回应称,“株连不是目的,只是一个办法”,可谓异曲同工。它们的背后,站立的是坚固的实用主义,对应的是法律被工具化对待的现实:只要有助于完成某种治理意图,所谓的法治精神、程序原则,便可以被轻松践踏抛诸脑后;法治程序,不再是刚性要求,而可以随时因案件的“重要性”,特别是上级的“重视程度”而随意取舍。这种实用主义反馈到特定案件时,可能是“株连三代”式的过度执法、违法执法,体现在一般案件中,则可能是消极执法甚至是不作为。

而批评类似现象,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困境是,写入白纸黑字的株连做法在当下固然或已少见,并且曝光后似乎也易于被舆论纠偏,可在执法领域之外,最典型的如拆迁、息访事项中,或明或暗的株连思维、株连手法,依然司空见惯。这一现实提醒,虽然株连思维早就不得人心,但若不能树立底线思维,法律的程序正义不能被真正恪守,就很可能被一些地方当作“总有一种法子来治你”。

回到这起事件,当地的道歉声明,也在侧面暗示出,别看“株连三代”遭遇汹汹舆论,在一些官方认知中,未必就错得那么离谱。因为原公告的署名明明是“罗山县打击盗窃民航旅客财物犯罪专项治理行动办公室”,但在道歉声明中,事件的责任却落在了“有关乡镇”的“方法简单不当,法律意识淡薄”之上,如此轻佻的“偷梁换柱”,如何让人相信认错的诚意?

这样的应对逻辑,也为类似做法的难以禁绝埋下了伏笔——既然道歉、批评教育可以解决,连罚酒三杯都不用,又为何不试一试?因而,应该按照《关于加强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和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里强调的,发现存在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严重损害政府形象和公信力的,依法依纪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发现一起,就及时纠正并严格责任追究,唯有此,这些荒唐至极的奇葩公告才有可能绝迹。

(凤凰网政务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政务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