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别成为伤害年轻人的冷漠之城

作者:胡印斌
2018.06.24

文明城市建设也应该着眼于内在精神气质的培育养成,而不能搞成政绩工程,不能搞成城市美容行动。

中国大妈又一次上了热搜。

据报道,6月19日,小徐姑娘在宁波工程学院附近丢失手机,被一大妈拾到,大妈索要2000元酬谢费。双方碰面后,小徐提出给500元酬金,还给大妈买了一箱杨梅。然而对方仍不松口,后来又说必须给1000元,“少一分也不行”。苦求无果,小徐选择报警,不料大妈突然把手机摔到地上,手机屏幕被摔得稀巴烂。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

威武的宁波大妈一出现,立马被刷屏。好好的一个周末,被这个宁波大妈给搅得一地鸡毛。

很多网友都在疑惑,视频中那两个讨要手机的小姑娘多懂事理呀,为什么就是捂不热大妈这块“石头”?先是低声下气地哀求,动之以情:“您的小孩丢了手机咋办?”然后又晓之以理:捡到东西不能据为己有。出于沟通的便利,他们还在路上买了一箱杨梅,试图软化大妈的态度……所有这些努力,无非就是为了尽快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然而,令人遗憾、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个大妈的态度一直非常坚定,堪称“油盐不进”、“死硬到底”,没有半点情绪上的动摇。而当其得悉小姑娘报警后,竟然直接将手机摔碎。如此恶劣的表现,令人愤怒。很多人想知道,究竟有多大的仇恨,让这位宁波大妈如此决绝?

仅仅是贪图财物吗?捡到一部手机,失主支付一部分酬金,若双方你情我愿,本身也没什么。然而,既然为了求财,就应该有协商、有妥协、有让步。而宁波大妈宁可摔烂也不还给失主的做法,未免太过于激烈,也难以通过常理来理解。

何况,将捡来的手机居为奇货,强行定价,已经涉嫌敲诈勒索;而其后摔手机的举动,则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即便因为手机估价不到入罪标准5000元,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也应受到行政处罚。

大妈与丢手机的小姑娘素不相识,当无个人恩怨,她们的“战争”,可能体现在“代际”之间,或是体现在本地人与外地人之间,或许兼而有之。小姑娘自称“刚刚工作,房租压力大”,很可能是外地人口。而讨要过程中始终无人来帮,或许也与其是外地人有关。这样,这名大妈的异常表现,也许体现出某种本地人对外地人的歧视与排拒,也未可知。

或许,这名大妈本身并无明确的地域意识,也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一种“排外”行为,她只是在按照她认为正确的方式在行事。对于她的做法会不会影响外界对于宁波这个城市的看法,对于她的做法会不会挫伤宁波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中的努力,对于她的做法会不会严重伤害外来青年的感情,甚至导致有人选择离开,她并不自知。

而事实上,她的行为经过网络发酵之后,已经不再是个人之间的私事,甚至也不再是一起治安事件,而是成为导致一个城市面临严重公关危机的标志性事件。其所连带产生的,绝不仅仅是当事小姑娘被当地大妈当面摔烂手机而带来的情绪不安,更有数不清的在这个城市打拼或准备来打拼的青年会受到的刺激。当然,城市管理者多年来苦苦经营打造的城市形象也将面临质疑。

去年11月,宁波当地媒体欣喜地宣布,宁波市继续保留全国文明城市荣誉称号,“这意味着,宁波成功获评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成功实现全国文明城市‘五连冠’!”全国文明城实现“五连冠”,对于地方当然是好事,然而,任何文明城都不能凭空建立,也不可能只是官方层面的一个荣誉,而首先应该渗透为市民的道德水平和文明表现。

当地强调,文明城市建设要实现“全域化”,要赢得“广大新老宁波人的高度认同”。目标很明确,指向也清晰,然而,一部丢失的手机,检验出了宁波文明城建设的成色。非但没能实现“全域化”,也并没有深入到新老宁波人中间。这也表明,指望通过声势浩大的创建活动让一个城市文明起来,并不现实。

文明是一种内在的气质,是从一个城市、到一个单位、到一个家庭、再具体到每一个人的渗透与传递。文明城市建设也应该着眼于内在精神气质的培育养成,而不能搞成政绩工程,不能搞成城市美容行动。尽管后者可能更容易,也更能体现出“看得见”的诉求,但若无坚实基础,说不准什么时候,一件小事就会把此前所有的努力清了零。

此事仍在发酵,这一舆情应该得到来自政府层面的回应。一方面,宁波方面应该尽快针对具体的事件深入调查、合理处理,给民众一个答复,给社会一个交代;另一方面,不妨就此审视一下市民的文明素质,或许可以因势利导,展开一场全民大讨论,彻底搞清楚究竟应该如何对待道德、如何看待外地人,以及如何真正让城市多一点文明。

(凤凰网政务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政务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