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放”倒逼政府从“管”走向“服”

作者:魏建国 陈芳
2017.04.17

要实行走出去战略,任何一个企业要始终以互利共盈为原则,选择好一个市场,选择好一个项目,选择好一个合作伙伴。

中国已进入“第三次对外开放”,以“一带一路”的提出为标志。与前两次外国资本、技术、管理进入中国不同,这次是中国资本、中国技术、中国标准、中国人员、中国企业走向65个国家93个港口和城市,“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中国行动”。

4月10日,凤凰国际智库首席顾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接受政能亮访谈时这样指出。他还称,中国新对外开放战略是对全球治理的改善、改进,但不是颠覆性的改变。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且以民营企业为主,海外投资规模越来越大。魏建国说,为什么中国企业投资不看重国内这个大市场而看重国外?反过来要问政府,“在哪些上面没有吸引到这些投资者、哪些地方还有门槛、哪些没有服务到家、哪些税没有减免、哪些行业没有放开”。

在魏建国看来,“一带一路”成为同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并列的三大战略,对国内而言旨在倒逼政府机制改革。

以下为凤凰网主笔陈芳与魏建国对话实录精编:

“一带一路”是中国第三次对外开放

政能亮:中国改革开放走过将近四十年后,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目前可以说开启了新的改革开放。过去开放是以“引进来”为主,新对外开放以什么为特征?

魏建国:中国进入了第三次对外开放。第一次开放以建立深圳特区为标志,打破了中国长时间没有跟世界接轨这一历史过程,这次开放是窗口,让中国了解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第二次开放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使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而且把大门都打开了。第三次开放就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

这次开放跟前两次有三个不同:第一,前两次开放是外国的资本、外国的技术、外国的管理、外国的设备到中国来;这一次是中国资本、中国技术、中国标准、中国人员、中国企业走向65个国家93个港口和城市,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中国行动。

第二点不同,前两次仅仅是在经贸领域,这一次是更深层次、更广范围、更高水平的开放,有金融;有五通;有基础设施,包括港口、电站、机场、高铁;有货物;有政策沟通;还有网络,包括互联网、电网、高铁网、水利网、作为战略支撑点的驿站等。

第三点,途径、方式和目标不同。此次是通过项目对接,达到园区对接,达到体系对接,最后上升到政策对接。比如我们帮助非洲搞太阳能,要有生产太阳能板的厂,就要建园区,帮助训练工人,建完园区要架电网,这牵涉到所在国家的电费以及整个城市化建设用电,进而帮助其设计商业区、住宅区、工业区,它是一个体系。

前两次改革开放为了使中国脱贫、与世界接轨,我们是WTO的小学生,别人说了算,我们没有多少选择。这次开放的方式是共商、共建、共享。政策上要沟通,不是强加于人,我们要做的是雪中送炭,既解决当地民生又解决所在国工业化,解决当地民族经济的发展。

前两次开放就是单纯代工,中国拿个加工费。这次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技术、通过“一带一路”,首先打造利益共同体,帮助解决就业、解决财政、培育中产阶级;从利益共同体进一步打造命运共同体;最终打造成责任共同体。

“一带一路”认识上的几个误区

政能亮:国内国际上最初对“一带一路”有各种解读,不少局限于沿线省区市和沿线国家,其实“一带一路”超越了区域概念。

魏建国:中国第三次开放的特点是包容的、联动的、合作的、共赢的。不管哪个国家都可以加入。

我们要破除“一带一路”认识上的几个误区:第一,认为只是政府的主权资本。不是,它是全球性的,单靠一个国家的钱远远不够,光是东南亚未来五到十年就需要八万亿美元,日本主导的亚行每年只能筹到250亿美元,亚投行、丝路基金也不过两三千亿美元。但是我们能撬动民间资本、国际金融资本、以及国际财团,对此,是不排斥的。

第二,不是只有中国企业和周边国企业能够参与。我们欢迎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的企业,也欢迎跨国公司。

第三个误区,认为“一带一路”就是针对美国的TPP。

国内还有一个误区认为“一带一路”就是有关十八省市的事,31个省区市包括台港澳都有份。

凤凰国际智库首席顾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

中国对外核心是不称霸

政能亮:这次对外开放,中国更加主动,在全球治理中更多发出自己的声音,某种程度上讲是不是也在重塑国际秩序?

魏建国:全球治理,我认为中国的理念是最好的,不像美国也不像欧盟,他们制定规则犯了一个大忌,就是限制型,追求的不是共赢,而是零和博弈、赢者通吃。我们提倡的是共赢,以发展为导向,中国之所以能赢得那么多国家的赞扬,就是因为我们是共商、共建、共享,中国对外核心是不称霸。

中国对现有的全球治理有三个“改”:改革,改善,改进。当然绝对不是颠覆性的改变。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这一对外大战略,不是权宜之计,既有现实意义更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可以说是管五十年的。

习特会为中美未来45年定方向

政能亮:在新对外开放战略下,如何评价习近平与特朗普的会晤?

魏建国:此次中美会谈可以说有三大收获,我用三个关键词形容:

一是“放”。首先是放开,中美坦诚相待,开门见山,不回避分歧;使双方比较放心,也使两国老百姓、企业界放心,贸易战打不了;暂时放下争议问题。

二是“管”。管控分歧,在现有对话体制基础上又建立四个新的高级别对话机制——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机制;管住热点,包括朝鲜问题、南海问题;美国同意管住它的小伙伴,包括日本、韩国。

三是“看”。首先是看结果,要加大中美谈判,外交安全对话机制和全面经济对话机制已经开启;看大棋,中美关系是大盘棋,不仅关系到经贸,还关系到外交、政治、军事等全局;看长棋,习主席对未来45年的中美关系定了方向、目标和实现途径、步骤,因此这盘棋不是你输我赢,最后要下到双方互助共赢。

如果说前45年中美开启了重启交往的大门,未来45年将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断发展,习特会这个开局,不仅使中美两国也使全球各国看到了希望,意义非同以往。

新开放战略倒逼国内转型

政能亮:中国对外开放一般都是和国内密切相关的,这次新开放战略的国内背景是什么?是否与国内目前面临的转型有关?

魏建国:有着密切关系。每一次开放其实都是在倒逼国内改革,这一次也不例外。十八大后,中央提出三大战略:京津冀战略、长江经济带战略、“一带一路”战略。通过“一带一路”倒逼国内一些机制尤其是政府机制的改革。

中国经济目前面临两大问题:一是结构调整,一是要寻找新的增长点。结构调整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效益降低成本,去除无效或低效供给,增加有效高效供给。同时,要寻找新的增长点,搞新能源、新材料、新工艺,搞医药、健康、养老,搞航空航天、高铁、计算机等,增加GDP中服务贸易占比。

十八大提出要实现三个公平——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什么国外有些企业和民营企业有意见?就是不公平。因此要用国外政策跟国内政策对接,但是国内动力不足,加之既得利益集团阻挠,就要用开放大战略来倒逼。

国内载体就是自贸区,1+3+7,11个自贸区(2013年,上海自贸区率先设立;2015年,广东、福建、天津作为第二批自贸区挂牌;今年,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七个自贸区启动)。上海自贸区担任的是工兵角色,要探雷,甚至作出牺牲,为后面探路。习近平主席谈到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时,强调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李克强总理2014年考察天津滨海新区时见证封存109枚审批公章时曾感叹“不知束缚了多少人”。这些都是用开放倒逼行政体制改革。

政能亮:上海自贸区挂牌4年来,一些人认为成效似乎并不如预期。

魏建国:劲不足,这里是深层次体制问题还是干部怕犯错误,要好好研究。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开放将倒逼国内政府部门提高服务意识和水平,体制和机制改革最重要的一条是理念的更新。

为何中国企业转向海外投资

政能亮:目前这轮对外开放,越来越多的企业走向海外投资。为什么开始出现中国企业大规模向海外投资这种现象?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情况怎么样?

魏建国:这个问题好。第一,为什么中国企业投资不看重国内而看重国外?第二,中国投资是哪些领域和产业,是不是都盈利?

首先,中国企业家、老百姓确实有钱了。为什么不在国内投资而去国外?反过来要问我们的政府,在哪些上面没有吸引到这些投资者、哪些地方还有门槛、哪些没服务到家、哪些税没减免、哪些行业没放开……

中国大陆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台湾、韩国企业垂涎已久,新西兰等国很看重这个市场,但是我们的企业家为什么没看重这个市场?

要问国内是否解决了三个问题:第一,服务;第二,对接;第三,很重要的一点让他们无后顾之忧。解决了这三个问题,同样会引来新的投资高潮,好在今年第一季度民营企业投资回升了。

企业家也很迷茫,不知道往哪投,钢铁、纺织等过剩的不行,股市、楼市不行。问企业家为什么,说总有点不放心,怎么不放心呢?怕政策会变。政策为什么会变呢?这点我们政府要思考。中国有大量的小微企业,政府要给予很大的理解和支持,帮助他们树立诚信,使其合规,为他们实现想法提供土壤和适合的温度与水分。

中国海外投资65%是民营企业

政能亮:目前中国在海外投资主要在哪些领域?

魏建国: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已经从过去70%是房地产的并购,转向科技等领域并购。总的海外投资趋势有三个:一是通过并购获得更广泛的销售渠道、市场和技术来源;二是确保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有一个较好的合作伙伴,考虑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资源配置,包括资本、人力、市场,这是一个巨大转变;三是并购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

这种趋势下,我们的对外投资今年估计会达到1500-2000亿美元,而中国吸引的外资在1200亿美元左右,逆差会在400亿美元左右。

政能亮: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国企为主还是民企为主?

魏建国:现在民企已经占到65%,基本上45%是盈利的。国企前两年势头很猛,近两年有所下降。

政能亮:这是什么原因?

魏建国:一是国企内部要搞混改制改造,二是对国企外围资产重新评估,三是估计与国企人才流失有关。

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海外转移路线

政能亮:目前如纺织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国内已没有多大优势,林毅夫提到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能吸纳的劳动力约有1.2亿,能承载这么多劳动力的是非洲,中国劳动力密集产业主要转移在哪些地区?

魏建国:考虑到全球资源的人力配置,劳动型密集产业不是我们转移,是因为包括日本、韩国,甚至美国主动往其他国家转移,但这仅仅是一部分,也有一部分往中国内地转了。

劳动力成本只是衡量是否到一个地方投资的单项,要整合生产链的配套与整个投资环境的改造。成都、重庆这两年吸引投资非常猛,为什么?不只是劳动力成本低,更重要的是投资环境的改变,不是政策优惠,现在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很少了,而是服务到位。

还有一种现象,以前大部分国外企业是跟中国政府接洽,现在转向跟中国当地企业加当地政府,企业也当主角,这就是市场起决定作用的关键,成功率更高。

非洲是不错的选择。中国企业走向非洲要抱团出去,采取工业园区做法,园区的发展带动非洲的工业化,承接了我们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这是很大的市场。劳动密集型市场不只是东南亚,非洲、拉美都可以。

马云董明珠没跑,移民的有几个是能叫得响的?

政能亮:中国现在不少中产阶级选择海外移民或者有强烈的移民倾向,这种现象怎么看?

魏建国:倾向是有,主要是觉得到国外比国内好。到海外移民的并不是所想象的那样。我在海外工作20多年,整体来讲,国外环境不如国内环境,休假可以,长期住在外面,语言不通,加之文化不同,会要得病的。

我们反对有钱就有一切,认为有钱就有环境。为什么中国能够取得这么大成就?就是因为大批人还是在本土进行改革,马云没有移走,董明珠也没去,移民到海外的有几个是能叫得响的?企业家如果失去了信念,这是最可怕的,下一步奋斗就失去了方向。往往这时候走出去的都是半吊子企业家,国内没有什么作为,一时看不到中国整体发展。

中国人还有落叶归根的传统,不能把老骨头撒在国外。开始很羡慕,其实精神上得不到满足,总觉得移民海外了被人羡慕,事实上国内有多少用欣赏的眼光?不是说大家都没有是非感。

开放倒逼政府从管向服务转变

政能亮:面对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战略,企业应该怎么样更好抓住机遇?

魏建国:要实行走出去战略,任何一个企业要始终以互利共盈为原则,选择好一个市场,选择好一个项目,选择好一个合作伙伴。

我们很多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一看到有利可图,往往就失去目标。华为之所以成功,就在于没有像其他公司在国外购置地产,还始终把7%到10%以上收入投入研发。围绕目标,还要有恒心和毅力,就一定能从国内企业转型到国际化企业。

如果说前40年改革开放造就了一批有作为、有才华的企业家,那么后40年就要转型升级,企业转型升级,首先是企业家的转型升级,关键是理念的转型升级,必须用国际标准,在全球视野来看待产业。从国内到国际虽然一字之差,但台阶是无数的。

政能亮:对国内政府来说,应该怎么样更好抓住新对外开放机遇?

魏建国:最大的转变还是理念的转变,政府的管要换成服务。对民营企业而言,很关键的一条要督促政府尤其是主管部门改变观念,促使政府拿出更多实招支持企业发展。

不得不承认,政府在支持企业、维护企业利益方面,西方国家比我们做的要好,敢给企业代言,为企业打通国外渠道,我们的政府应该在这方面有更大作为。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