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恩:医疗服务供给侧改革中的三大主体如何重新定位

一方面,我们在基本医疗保险方面尽管有很大的进步,但主要还是由政府相关机构和部门来推动和承担,如何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让它能够更好地和国家医疗保险配合起来,是我们今后着重考虑的问题。另一个方面是医疗服务供给侧改革涉及到医务人员的定位、医疗服务机构的定位以及政府有关主管部门的定位。

从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定调“健康中国2030”,作为未来十五年中国健康医疗卫生发展景愿和目标,到今年3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组建,“健康”二字终于落实到国家的大部制改革里,凸显政府对健康理念的愈发重视。适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医疗体制改革有哪些推进政策?供给侧下的公立医院改革之路通向何方?大健康产业如何成为中国未来宏观经济增长的突破口?凤凰网《政对面》第12期对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

以下是《政对面》对话刘国恩实录精编(二):

政对面:你觉得近期中央释放出来改革开放更大步伐的哪些信号,会对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供给侧的改革特别有利?

刘国恩:释放出来的信号还是很令人鼓舞的。在过去这多年当中,我们对医疗服务领域是否开放、如何开放、开放多大这些问题上犹豫不决。因为这个行业毕竟有相当程度的一些特殊方面,那么我们会不会因为这些特殊的方面,就把它另列出来,脱离我们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轨道?人们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不一样,从而发出了很多不同的声音。

近期一系列的积极信号,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其实对改革开放40年之后中国向何处去有了更清晰的方向的指引,也有助于改变我们过去在医疗卫生供给侧市场上犹豫不决的状态。

一方面,我们在基本医疗保险方面尽管有很大的进步,但主要还是由政府相关机构和部门来推动和承担,如何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让它能够更好地和国家医疗保险配合起来,从而让老百姓获得一个既公平有效、又有更多选择性的医疗保险产品。这方面的讨论已经很多年了,但步伐确实相对比较缓慢。

另一个方面是医疗服务供给侧改革涉及到医务人员的定位、医疗服务机构的定位以及政府有关主管部门的定位。

政对面:医疗服务供给侧改革涉及到的这三大定位,能否和我们详细讲解下?

刘国恩:医务人员如何更好地定位?在改革开放40年这个节点上,我们要重新反思过去四十年取得的成就,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来推动我们的工作,我们只需要确立根本目的是什么,而不要被实现这个目的的手段限制,那会耗费我们太多不必要的精力和时间。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点把握住,那我们对医务人员的定位就是:最大限度地发挥医务人员的积极性,提高医疗服务的品质,从而也使得他们自己的收入有显著的增长。以这个为目的,只要任何一种安排,能够更好地实现这个目的,哪种模式都是可以的。这是医务人员定位,医疗服务机构的定位同样也是。

政对面:特别是公立医院,它的定位有何区别么?

刘国恩:公立医院要以公益性为基本原则来进行建设和发展,什么叫公益性?我的理解是公众受益。如果以公众受益来诠释公益性的话,那么公立医疗机构如何变革能够最大限度地提高公众的利益、公众服务的品质,就应该走哪条路。无论是强化目前公立医院的本质属性,还是优化这个本质属性,让它能够更大程度地提高公益性,那无论走哪条路,都应该鼓励,至少应该鼓励去探讨。

图左为凤凰卫视主持人胡玲,图右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国恩。

有关主管部门如何定位?过去最典型的问题就是管办不分。今年两会结束之后,国务院就马上推出新的机构改革方案,对医疗卫生领域来说,就产生了几个很显著方面的变化。

整合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承担一切与医疗保险、支付手段、支付工具、支付方式有关政策、相关法律的制定和推进。过去分散在人社部管城市居民医疗保险,卫计委管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之间扯来扯去的若干问题,就会通过这次机构的改革整合,使医保上九龙治水的状况可以得到相当大程度的改变。

其实在2016年的8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就已经定调了“健康中国2030”作为中国新时期发展的一个优先发展战略,在今年的两会上,新的卫健委的成立,终于把“健康”二字落实到国家这么大的一个部制改革里,“健康”不仅仅意味着疾病的治愈,同时还意味着我们将为永葆青春、永葆健康做些什么。所以我觉得,2018年确实给我们提供了太多的想象空间,太多的期待目标,也对相关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政对面:提供了这么多的想象空间,是否真的能够达到我们想象中的美好程度?

刘国恩:我觉得很多工作需要我们去探索,包括我们政府相关人员,可能也需要去适应、学习。其实我注意到,前几天我们讨论的海南作为试验区创建了一个国际医疗城,在这个地方,我觉得我们可以大胆地对医务人员的定位、医疗机构的定位、医疗管理部门的定位进行试验。看看哪种办法更好,把确实行不通的东西过滤出去,以减少改革的代价和无休止的争论。通过小规模的试点提炼可行的方法,再逐步推广到全国,能降低改革探索的成本和风险,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应该充分利用好这个契机。

作者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刘国恩:医疗服务供给侧改革道阻

医疗保险制度的安排只涉及到经费上的筹集和开支问题,政府可以花很大的力度投入,换句话说,很多能用钱解决的事就相对容易一些。可是医疗服务的供给侧可不是用钱就可以简单解决的,它不仅仅涉及到财政的投入,还涉及到很多很多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