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渐进双轨的改革方式是过去40年发展的关键

我国采用的渐进双轨制改革,使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能够维持稳定并快速发展,并不断为深化改革创造条件,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发展奇迹。

40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这是在整个人类经济发展史上不曾有过的,改革开放是如何创造中国奇迹的?如何处理好“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之间的关系?产业政策到底该存不存在,东北问题又应如何破解?凤凰网《政对面》第18期对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

以下是《政对面》对话林毅夫实录精编(一):

政对面: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相信你接受过的很多采访也都会聊到这个问题,中国在过去经济腾飞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其实,如何解读“中国奇迹”的原因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进一步改革的方向,你的观点是什么?

林毅夫: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取得的非凡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它是从违反比较优势优先发展重工业的计划经济,转变成发展符合比较优势产业的市场经济。在此过程中,我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但是,中国取得成功是否仅仅因为向市场经济转型?我们知道,苏联、东欧、拉丁美洲、非洲国家,在同一段时间内,也是从政府主导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们的转型更加彻底,因为它们是把华盛顿共识倡导的、作为一个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所需要的所有制度安排一次性引进来,一次性消除政府的干预和扭曲,但其结局却是经济崩溃、停滞,或危机不断,80年代、90年代的经济发展速度比转型前的60年代、70年代还低,危机发生的频率比60年代、70年代还高。所以,我认为我国在转型过程中之所以维持稳定并快速发展,除了向市场经济转型之外,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我们知道,转型之前我们是重工业优先发展,是违反比较优势的。由于违反比较优势的产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没有自生能力,所以我们当时推行的是老人老办法,对原来的产业继续给予转型期的保护补贴,但同时放开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包括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加工业,不仅是放开准入,允许民营企业、集体企业、外资企业进入,政府还积极因势利导,由于当初基础设施差,营商环境不好,为此,设立经济特区、工业园、加工出口区,并在园区内提供一站式服务。按照世界银行的指标,我们整体的营商环境一直不好,但在工业园区、经济特区,营商环境非常好,以此迅速把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变成我们的竞争优势,占领国内外市场,创造利润、积累资本。


图左为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北大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图右为凤凰卫视主持人胡玲。

在创造利润、积累资本的过程中,实现产业升级。在产业升级中,我国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就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减少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成本,取得稳定快速发展。由于快速发展,资本积累快。80年代、90年代我国还是一个低收入国家,资本非常短缺,原来转型前的资本很密集的重工业是违反比较优势的,企业没有自生能力,现在资本快速积累,比较优势发生变化,资本密集型产业从违反比较优势变成符合比较优势,转型中给予的保护补贴就从雪中送炭变成锦上添花,已到应该取消之时。我国采用的渐进双轨制改革,使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能够维持稳定并快速发展,并不断为深化改革创造条件,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发展奇迹。

政对面:大家一直在谈转型,特别是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关注点集中在两个部分,一个是“有效的市场”,另外就是“有为的政府”。关于这个“有为的政府”,实际上也引起了一些争论,包括张维迎教授对此与你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为的政府”的维度到底应该怎样去控制,这是大家非常担心的方面,也有人认为“有效市场”似乎推进的预期并不如大家之前的期盼,你是如何来看待的?

林毅夫:对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有两种极端的观点,一种是要发挥政府的作用,就要反对市场作用,另一种是要发挥市场作用,就要反对政府的作用。实际上,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既要有市场,也要有政府,因为有效的市场是一个理想状况,现实中,市场失灵是普遍存在的,不可避免。在这种状况下,必须发挥政府的作用,以克服市场失灵,市场才会有效。政府有为的目的是为了市场有效,两者有机统一,是一个有效经济的一体两面,市场有效以政府有为为前提。发挥政府作用,可以克服外部性,完善基础设施和制度安排,推动制度变革,从而为有效市场创造条件,提供保障。另一方面,政府有为要以市场有效为依归。在一个运行良好的经济体系中,应该是市场与政府共同发挥作用,不能“一只手硬,一只手软”。

政对面:一个最平衡、最协调,或者一个最乐观的局面,就是双方的互补性和双方的相互协同性,但在现实中我们看到往往是一只手软一只手硬的情况,特别是东北经济困境这样的例子,大家就会觉得这就是政府强力推动产业政策所导致的结果,似乎东北的问题能否解决,也是政府产业的政策能否继续推行下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针。

林毅夫:东北是老工业地区,它有大量的违反比较优势的重工业,如果政府不为这些违反比较优势的产业提供转型期的保护补贴,最终结果必然是企业倒闭,加重失业,影响社会稳定。

作者

林毅夫

林毅夫

经济学家

作者其他网评

市场经济 重工业 计划经济 林毅夫 政府

下一篇

王立胜:三个层面把握现代化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