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东北有五大产业具有潜在的比较优势

40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这是在整个人类经济发展史上不曾有过的,改革开放是如何创造中国奇迹的?如何处理好“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之间的关系?产业政策到底该存不存在,东北问题又应如何破解?凤凰网《政对面》第13期对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

以下是《政对面》对话林毅夫实录精编(二):

政对面:去年的8月份,你们出了一份《吉林报告》,引发了大家普遍的关注和争议。在非常大的关注和争议之下,你们又出了一个《吉林报告》的总结版,通过这份报告和这份总结,你们希望向外界进一步阐述什么样的观点?

林毅夫:有关舆论和观点对《吉林报告》的解读是片面的,认为东北曾经是一个老工业基地,其实吉林还有黑山白水和很好的自然资源。吉林过去的工业化积累了很多人力资本,但大量劳动力依然滞留在农村。我所倡导的新结构经济学认为,一定要发展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只是因为目前基础设施较差,营商环境不好,交易费用太高,还没有变成竞争优势。政府的作用就是,帮助这些企业改善基础设施,改善营商环境,以降低交易成本,将潜在比较优势变成竞争优势。

根据对吉林的研究,我们认为吉林有五大产业具有潜在比较优势。一个是农业,因为吉林土地资源丰富,雨水供应量充沛,具备发展农业的潜在优势。第二个是大旅游产业,因为吉林有黑水白山,还富产人参,大旅游产业,尤其与健康结合在一起的大旅游产业,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第三个是汽车产业,以长春一汽为代表的汽车产业现在已经符合比较优势,相关配套产业相对齐全,这也是吉林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第四个是纺织业,过去在发展重工业时,为了解决职工的就业,发展了一些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包括成衣、袜子。第五个是国防工业,吉林是我国国防工业的重要基地,中科院多个研究所在吉林,比如光学,卫星通讯等,有大量的人力资本积累。我们提出吉林可以发展上述五个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如政府能够帮助这些产业中的企业消除发展瓶颈,这些产业可以很快发展起来。以辽源为例,它是一个资源型城市,资源枯竭后开始衰落,出现了很多袜厂,但分布十分零散,为此,市政府设立一个东北袜园,将分散的袜业集中到工业园,解决制约其发展的基础设施,改善营商环境。辽源的工资水平较低,当时全国的袜都是在浙江诸暨的大唐镇,辽源政府积极招商引资,辽源的袜园迅速成为知名的袜都,现在产值已超过百亿元,发展得非常好。

我认为,即使辽宁总体营商环境不好,但只要政府发挥作用,建立产业园或工业园,改善营商环境,消除发展瓶颈,也可以实现快速发展。按照世界银行的指标,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营商环境在全球排名大约是第100名,现在排名也仅为第80名左右。2011年,世界银行对跨国投资环境的研究表明,我国是全世界对外国直接投资的环境最糟糕的国家,但我们是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我国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都变成在全球非常有竞争力的产业。

现在东北面临的状况是,很多产业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和保护,就难以生存和发展,必然造成大量失业,影响社会稳定。按照90年代华盛顿共识倡导的一次性消除各类干预扭曲,改善营商环境,但在苏联、东欧和拉丁美洲的实践表明,其结果是,旧产业衰退,新产业未兴起。因为基础设施的改善需要时间,没有金融支持,也难以发展。所以,在我们快速工业化的过程中,其实世界上大部分的转型中国家是在去工业化,即老的产业在消失,新的产业不能发展。

政对面:新的产业也没有这么快的跟进,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改革思路问题,我们不能等什么都完善好了再去培育产业的发展,这样的话也会错过很多的机遇。

林毅夫:《吉林报告》的批评者大概有两类:一类是基本上没有看《吉林报告》就随意批评,最早有人批评我们《吉林报告》提出轻纺产业是吉林可以发展的一个潜在比较优势产业,批评的理由是吉林像北欧纬度太高,天气太冷,不能发展轻纺产业,又以韩国和台湾等发达经济体都不发展轻纺产业为由,批评我们建议吉林发展这种产业会把吉林带到坑里。


图左为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北大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图右为凤凰卫视主持人胡玲。

实际上,这样的批评是站不住脚的,比如,芬兰纬度比我们高,芬兰的诺基亚手机非常有名,但是,最初诺基亚并不是生产手机的。芬兰木材资源丰富,20世纪初,诺基亚属于木材产业,到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为飞利浦做代工,组装电视机和收音机等电子产品,积累了经验后,开始生产诺基亚自己品牌的电视机,后来又抓住机会,开始生产手机,最初手机是针对商用,后来发展到民用。现在芬兰已经是4万美元收入的国家,目前没有轻加工业,但50年代、60年代或更早,轻工业十分发达。亚洲四小龙的发展轨迹也是如此,最早都是发展轻工业开始,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本的积累、产业的升级,才开始发展成现代化的产业。因为这个批评非常尖锐,引起很多人误以为《吉林报告》只是建议吉林要发展轻纺产业,实际上,报告中也提出要发展大旅游、大农业、现代装备制造业和新能源新材料等其它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

第二类批评者认为,东北的营商环境不好,只要改善营商环境,自然就会发展,但从苏联和东欧的转型来看,并未成功。中国转型成功是因为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采取渐进的双轨制,出于就业或国防安全的需要,对一些产业继续给予保护补贴。同时,我们创造条件,让那些过去受到抑制,但是符合我们比较优势的产业能够通过政府的因势利导,解决基础设施、金融支持和人力资本,改善局部的营商环境,取得快速发展,并且积小胜为大胜,为整体营商环境改善创造条件。

政对面:在对中国经济这么长时间的关注研究当中,你自己内心对于“有为政府”这样的一个信心,是在增强吗?有人认为政府官员的决策未必比企业家更明智,也未必会理性地在观点市场中采纳最明智的建议,你怎么看?

林毅夫:市场失灵普遍存在,不可避免,所以要发挥政府作用,以克服市场失灵,才能让市场有效。政府有为的目标是让市场有效,所以,市场有效要以政府有为为前提,政府有为以市场有效为依归。政府有为,是让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能够变成竞争优势,帮助企业解决其解决不了的问题。政府和市场是同时需要的,我主张有为政府,并不代表我反对市场的作用。

通过总结成功国家和不成功国家的发展实践,我发现,两者最大差别在于,不成功的国家向来都是一只手,比如,50年代以后,当时盛行的发展经济学理论认为,要建立现代化的产业,按照市场建立不起来,就强调市场失灵,主张国家直接动员、配置资源,发展现代化产业,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80年代、90年代发展中国家开始转型时,由于先前的政府干预造成很多资源的错误配置,甚至腐败行为,就有人认为这些发展中国家经济之所以没有发展好,就是由于政府失灵,认为只要政府退出就好,但是,前苏联、东欧、拉丁美洲、非洲国家的政府退出以后,经济发展更糟。再以波兰为例,2015年10月以来,波兰政府制定了新的发展计划,就是按照我提出的新结构经济学主张的建立有效市场,同时发挥有为政府的作用,针对一些产业发展过程中的市场失灵,政府发挥作用,目前波兰人口占欧盟的10%,但去年波兰新创造的就业机会占欧盟的70%,在短短的2年时间内,这是非常显著的发展成绩。成功的发展经验证明,政府和市场需要扮演各自应有的角色,因为在经济运行和发展过程中,市场失灵是必然存在的,必须发挥政府作用。当市场失灵时,政府不发挥作用,以克服市场失灵,这是政府不作为。如政府发挥的作用超过克服市场失灵所需要的程度,就是乱为。政府如何才能有为,避免不作为和乱为,是需要研究的,不能因为政府可能乱为,就主张政府不作为。

我提出的新结构经济学,就是希望给政府和市场的角色一个合理的定位,避免不作为或乱为。如果中国当前面临的问题是由于政府作为太多,中国不可能成为转型中国家维持稳定,并保持高速增长,而且是唯一没有出现金融经济危机的国家。我希望通过总结我们自己成功的经验与失败的教训,而不是简单照搬外国的理论框架,分析推动经济发展的真实因素,从新的现象中总结新的理论,从而更好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

作者

林毅夫

林毅夫

经济学家

作者其他网评

基础设施 吉林报告 林毅夫 政府

下一篇

林毅夫:渐进双轨的改革方式是过

我国采用的渐进双轨制改革,使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能够维持稳定并快速发展,并不断为深化改革创造条件,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发展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