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中期考”及格对全球市场的影响

减税不成,大规模基建空置,民主党控制众议院,虽不至于让特朗普完全跛脚,却阻滞了特朗普的两大核心经济计划的实施。由此

全球市场都在紧张盯着美国中期选举。这是特朗普的“中期考”,也是对全球市场的挑战。

结果出来了。如选前预期,民主党重新控制众议院,共和党则保住了参议院控制权。这意味着,特朗普中期选举“及格”,符合选前美国社会的普遍共识。对特朗普而言,选举结果在政治上的最大意义在于,他或能免遭弹劾之苦,继续担任美国总统。但是,特朗普推进的经济计划,如继续第二阶段的减税计划,以及实施让美国再伟大的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有可能受到很大的影响。

美国经济维持现在的向好姿态,和特朗普实施的第一轮大规模减税政策密切相关。第二季度超过4%、第三季度超过3%的经济成绩单,以及长达9年多的美国牛市,都变成了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政绩。特朗普大规模减税刺激了美国制造业回流,引发了全球性的竞争性减税,加之美联储进入正常升息通道,新兴市场资本加速流向美国。美国减税对外部市场的“外溢”是负面的,对本国经济形成了正向刺激,这与美国是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分不开,也是美元霸权的现实体现。

然而,减税的刺激作用也不是那么大。一方面,美国大规模减税带来的资本宽裕并非流向了制造业,而是大多数流向了美国股市。美国也存在着“脱实向虚”的金融难题——美国股市的大牛市,既是金融危机时期货币量化宽松的结果,也是美国大规模减税刺激的结果。

另一方面,美国大规模减税导致财政收入减少,债务系统性、风险性增高。数据显示,2017年末美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例是78.7%,远高于1952-2017年57.8%的水平。再看企业债务,截至2018年8月,美国企业贷款总量是22173.7亿美元,是1950年到2108年平均月度贷款额5854.7亿美元的3.79倍。更可怕的是美国公债,总额21.5万亿美元,是联邦年度财政收入的600%以上。

从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危机到对外贸易战,美联储和特朗普都在消费美元信用。前者是基于全球规则利用美元转嫁美国危机,后者是利用美元霸权追求美国优先。现实是,美国三大股市开始出现动荡下调,包括欧盟在内的主要经济体和贸易体也在尝试建立摆脱美元的全球贸易支付新机制。

因此,美国中期选举前,美国股市经过最后的疯狂之后,可能迎来熊市周期。苹果股价的跳水更预示着一个科技创新资本奇迹周期的终结。美元霸权不再,美国可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美国也无法通过印制美元的方式拯救美国经济。

中期选举后,众议院被民主党控制,特朗普面临着最现实的困境。一是第一阶段的大规模减税政策,在刺激效应减弱之后,不仅无法给实体经济提供助力,而且还推升了美国资本市场的泡沫,更扩大了财政赤字规模。二是特朗普要维持向好的经济基本面,必须继续推进大规模减税计划,民主党控制住的众议院有能力也有理由阻击减税计划的实施。三是特朗普大规模减税计划不是目的,实施大规模基建让美国再伟大才是终极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更多资本支持和产能项目支撑,在公私债务高企的现实下,特朗普这一计划难以实现。而且,民主党也不会通过危险的举债实现特朗普的政绩。

减税不成,大规模基建空置,民主党控制众议院,虽不至于让特朗普完全跛脚,却阻滞了特朗普的两大核心经济计划的实施。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是,美国股市跌跌不休,美元从升值通道跌落,美国经济增长回落,美联储来年加息重新开始“谨慎”。美国经济复苏变成了昙花一现,美国经济重新进入“后危机时期”。

由于全球市场在中期选举前已经经受了来自特朗普政府的严峻挑战,美国经济对全球市场的外溢效应反而会降低。相比之下,中国股市、汇市的压力减轻,新兴市场股债汇“三杀”的局面也将好转。美国启动的全球贸易战,也许不会像中期选举前那么咄咄逼人了。

下一篇

“月经假”难落地:怎么保护女性

放眼世界,保护女性必然是个系统性的复杂命题,它的实现路径,必然不只是单向给女性和用人单位加压,更需要从政府、社会“接过”成本,营造对女性具有善意的大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