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言论现身金马奖,艺术也应有底线

金马奖一路走来,已经逐步形成了一定的共识,那就是必须尊重艺术、尊重最基本的国家认同。就像在本届颁奖会上,“两岸一家亲”成为一句被广为引用的话语一样。

文丨特约评论员  斯远

金马奖又起波澜。不过,与以往评选中的悬念迭出不同,这一次直接就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2018年11月17日晚,第55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在中国台北举行。据媒体报道,今年金马奖是公认的“大年”,667余部电影报名,最终入围42部,竞争很是激烈。像著名的“老导演”张艺谋,尽管这一次收获了包括最佳导演在内的4个奖项,但却是第一次获得金马奖,甚至是第一次被提名。

不过,激烈的竞争似乎并不总是表现在艺术上,在其他方面也时有峥嵘。就在颁奖典礼现场,以《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夺得“最佳纪录片”奖的导演傅榆(中国台湾)上台发表获奖感言时,却公开表达了有“台独”倾向的言论。

根据微博流出的现场视频,她当时是这样说的:“青春很美好,青春却也是最容易犯错的时候,也是容易把错误的期待投射在别人的身上,也有可能发生在人对人、或是国家对国家,希望我们的国家可能被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在第55届金马奖典礼中,傅榆(图左)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

结合作品的内容、话语的指向以及现场的情境,傅榆的获奖感言被认为是“喊话台独”,并不冤枉。

电影艺术当然离不开家国叙事,但在金马奖这个只涉及两岸三地的电影奖上,岂能随随便便扯上什么“国家对国家”的话题?作为“中国台湾”的导演,在金马奖上强调“我们的国家”所指为何?类似说话当然会让人感到不安。

不可否认,近年来,金马奖在密切三地关系、牵系华人情感、实现艺术互动等方面,均取得很大成绩,其在华人世界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甚至被看成是中国电影专业化水平的一个标杆。此次获得最佳男主角的徐峥就坦言,“我为什么会紧张,因为这里是专业的电影殿堂,我们聚在这里像一家人一样,我相信中国电影会越来越好。”

这样的共识当然来之不易,也弥足珍贵。有了这样一个艺术的平台,两岸三地、各方面也就多了一个表达与倾听、传递与吸纳、出发与抵达的平台。而正因为它是艺术的、文化的、思想的,所以才拥有了更多的共同话题与更广泛的认知基础。但自由表达并不意味着可以罔顾基本底线,公共讨论也不是以“台独”言论破坏共识。

省际意识、国族认同,乃至现代社会中的族群观念,可以指向“一个中国”,指向“中华民族”,指向一个“和而不同”“各美其美”的大同世界,但若是用来作为各自表述,甚至是对抗性宣示的筹码,则显然是有问题的。即便是在艺术的殿堂里,这样公然煽动“台独”的言论,也不可能被支持。

事实上,从现场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听到这一言论时的尴尬表情可知,此举不合时宜,更不得人心。

艺术反映生活,艺术是纯粹的,当然也不可能完全与政治绝缘,但艺术表达自有其艺术的而非广场的方式。二者的区界尽管未必格外清晰,往往也会随着各种力量的撕扯而产生位移,这并非不可理解,不可理解的是那种动不动就声竭力嘶地把水搅浑的做法。

金马奖一路走来,已经逐步形成了一定的共识,那就是必须尊重艺术、尊重最基本的国家认同。就像在本届颁奖会上,“两岸一家亲”成为一句被广为引用的话语一样。一旦失去了这样一个认同,共识的大厦必然会瞬间崩塌。

秉持“两岸一家亲”的理念是两岸华人的基本共识。如果没有这样一条底线,随便什么题材都可以扯上“错误议题”,并由此传导给现实世界复杂、混乱的信号,乃至成为刺激敏感意识的推手、制造混乱的推波助澜者,并不可取。

文化的影响往往会显得缓慢与悠长。但正因为“慢”和“长”,才能够产生强大的濡染、渗透与提振力量。电影的力量在电影本身,一味声竭力嘶喊“题外话”,不过是徒劳的笑柄。

作者

斯远

作者其他网评

金马奖 艺术 台独 言论 导演 电影

下一篇

未接电话挨处分:严厉执纪就该既

问责越是严厉,就越是应该精准;而打得越准,效果也就越好。这是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也是形成威慑力乃至长效机制的基础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