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俞敏洪错在哪

决定国家水平的,不是女性,而是对待女性的水平;至于将强国重任交给女性,过滤掉浓厚的鸡汤色彩后,剩下的还是性别不平等的残渣。

文丨特约评论员 熊志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一席话,一下点燃了舆论——11月18日的2018学习力大会上,他在演讲时表示,“女生挑选男生的标准决定了这个国家男人的方向……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堕落导致整个国家堕落。”

字面上理解,把国家堕落归咎于女性,俞敏洪这番荒唐的结论,得罪的远远不只是女权主义者,就连大多数男性也都感到匪夷所思;而女星张雨绮更是在微博上直言不讳地怼道,北大的教育和新东方的成功,都没能让俞敏洪理解什么是平等的两性关系。

俞敏洪。资料图

成为众矢之的俞敏洪事后道歉称,表达不当引起了误解,原本想要表达的是,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用一句话概括为,“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但这番解释再次将他推进舆论泥潭,在不买账的网友看来,决定国家水平的,不是女性,而是对待女性的水平;至于将强国重任交给女性,过滤掉浓厚的鸡汤色彩后,剩下的还是性别不平等的残渣。

某种程度上来说,俞敏洪确实没什么可冤的。即便抛开红颜祸水式的结论不谈,整个论述过程,也充满着违背两性平权理念的槽点。比如他提到,女生挑选男生的标准,决定“这个国家男人的方向”,沿着他的逻辑理解,女性似乎拥有着绝对的主导权,是他们塑造了男性气质。

事实上,这层逻辑恰恰颠倒了因果关系。封建男权观念对女性的压抑,直到今天都没有绝迹。如果女性缺少独立地位,那么作为男权社会附属的她们,择偶观当然会倾向于作为“宿主”的男性提供更多保护,解决物质之忧,所以在挑选男人时,会优先考虑俞敏洪所言的“赚钱很多”。

强者的气质和面貌,由社会地位更低下的群体决定,无论如何都说不通。博士女、事业女性不讨喜的事实,口水淹不死的女德班,职场上的性别歧视,老男人饭局上无视在场女性的荤段子,或者油腻的揩油举动,无不揭示出女性未能获得独立社会性别的现实。若俞敏洪真正留意这些日常可见的细节,大概率不会推导出“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的离谱论断。

作为公众人物,俞敏洪此番表达让人大跌眼镜,但话说回来,由此上纲上线也属矫枉过正。网络环境下观点被放大解读,让外界的关注点脱离具体语境,也是事件发酵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俞敏洪的演讲不是谈两性关系,“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只是种类比,俞敏洪要表达的是,像女性挑选男性的标准决定男性气质那样,教育考核标准会塑造学生气质,所以高考评价机制要改变。站在前后文的语境下,考虑到其有关教育的结论已是社会常识,此番争议是比喻不当的失言,还是骨子里的歧视偏见,我们依旧有理由善意地选择前者。

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两性平权程度依然停留在萌芽阶段。另一方面,在当下的语境下,两性关系因为极易口水化,已经成了一个颇为敏感的议题,女权主义者跟直男癌之间的对立,丝毫不亚于围绕狗权引发的分裂。在如此自带流量的话题上,公众人物的公共表达更应慎之又慎,虑及武断结论可能引发的伤害后果,避免性别矛盾进一步激化。俞敏洪受到的批判,是对公众人物公共表达的有力提醒。

俞敏洪对女性群体的冒犯,未必是有意的歧视,揪着“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的结论不放,反而可能让问题简单化——对俞敏洪一边倒地批判,正是因为其离谱论断过于荒诞,批评起来没有门槛。但在这种没有门槛的批评背后,网络上所呈现出来守卫女权的繁荣场面,未必是两性平权的真实图景。

揪斗他人易,反求诸己难,历来都是颠扑不破的常识。一个俞敏洪,撑不起男权社会的地基,对义愤填膺者的批判者来说,骂完俞敏洪,是不是也该反躬自省在女权问题上的封建残余?

作者

熊志

熊志

媒体人。

作者其他网评

俞敏洪 两性关系

下一篇

“台独”言论现身金马奖,艺术也

金马奖一路走来,已经逐步形成了一定的共识,那就是必须尊重艺术、尊重最基本的国家认同。就像在本届颁奖会上,“两岸一家亲”成为一句被广为引用的话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