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人后成检察干部,还需一查到底

你可以猖狂得逞一时,也能够逍遥法外几十年,但正义从来不会因为有人打盹、有人枉法而缺席。

你可以猖狂得逞一时,也能够逍遥法外几十年,但正义从来不会因为有人打盹、有人枉法而缺席。

文丨新京报社论

据新京报报道,11月1日,黑龙江省纪委通报陈志伟涉恶腐败案。据披露,1993年1月,在海林市检察院工作的陈志伟,因在歌厅与人争抢麦克风,拔枪射击,打中女歌手爱夫(音),致其死亡。命案在当地引发轰动,但案发后,陈志伟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反而在4个月后,被海林市检察院正式录用为国家干部。

通报显示,涉嫌故意杀人的陈志伟未受任何处分,源于当时多名领导的包庇:海林市(县)委书记干预、阻挠案件办理;两任公安局长久拖不办;检察院检察长拖延处理;法制科科员遗失卷宗。如今,命案嫌疑人陈志伟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涉嫌包庇的当地14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也均受到相应的处分。

如今,事情走上了正常轨道。尽管已经晚了25年,但还是让人看到了迟到的公平与正义。此案的警示在于,你可以猖狂得逞一时,也能够逍遥法外几十年,但正义从来不会因为有人打盹、有人枉法而缺席。随着司法的介入,延宕25年的命案,终于不再是“葫芦案”了。

这起命案能够被复查、涉恶腐败案之所以被起底,是因为陈志伟继续作恶,被人坚持不懈举报了三年之久。这是因为,这名靠着一众官员庇护、侥幸躲过一劫的海林富豪之子,并没有如一般人想象的那样,吸取教训,收敛锋芒,反而变本加厉,以当地检察院公职人员的身份,铺开了涉黑的商业帝国摊子。

据黑龙江省纪委的通报显示,除涉嫌故意杀人外,陈志伟还涉嫌参与并实际经营典当公司;违法高息放贷,借机强取豪夺,非法获利数额巨大;非法拘禁,纠集社会人员,限制未偿还借贷利息人员的人身自由;寻衅滋事,殴打他人致轻伤害;非法采沙,占用毁坏耕地;弄虚作假,骗取干部和党员身份。

坚持举报陈志伟三年的王月颖、庞敬敏母子,起因就是陈志伟等人非法采沙,破坏其承包的耕地。

纵览这一事件过程,不免让人恍惚。一起涉嫌故意杀人案,被最终定性为“意外事件”,仅仅因为上至县委书记,下到公安局长、检察长等人的干预、阻挠、拖延,就可以化解于无形?完全置政府的权威、社会的公义乃至法律的尊严于不顾。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陈志伟的亲属认为,双方当事人能这么多年相安无事,竟认为此案并无问题。然而,报道中有一个细节令人瞩目,死者爱夫的家人后来搬迁到了山东,为什么搬走,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受害者背井离乡,这中间有无内情也值得思量。

在命案之后的25年里,陈志伟何以能够在海林畅行无阻、予取予求?无论是高利贷,还是非法拘禁,抑或是寻衅滋事、非法采沙等,哪一件事情都足以把他送进去,然而却一直安然无恙,足见当地政商土壤的板结程度之严重。

对此,有必要深挖彻查到底,不仅要对涉嫌故意杀人的嫌疑人追责,也不能放过那些撑起保护伞的各级官员。非但如此,对这起“命案嫌疑人变身检察院干部”的恶劣事件,还有必要进行更彻底的反思,铲除其植根的土壤,让类似问题不再发生。

作者

新京报社论

新京报社论

新京报就重大社会、时政问题发表的社论

作者其他网评

检察院 海林市 故意杀人 嫌疑人 命案

下一篇

杀人后当干部,小说都不敢写的剧

这不是一起个案,而是地方政治生态严重败坏的恶果,是官商勾结、公权力“姓私”的典型。把这件事从表到里查清楚、查明白,不仅是要给受害者交代,更是给一方民众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