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汽车撞童案之后,我们还能做些什么?丨凤凰网评论

密集爆发的伤童事件,恰恰是因为这些“垃圾人”被隔离成为边缘人,才会想通过将伤害无辜弱势群体来寻求存在感的补偿。

文丨特约评论员 熊志

11月22日中午,辽宁葫芦岛市建昌县第二小学门口发生一起车祸,一辆黑色轿车撞上排队过马路的学生队伍,数名儿童被撞后倒地,目前已造成5名未成年人死亡、19人受伤,其中重伤3人。经公安机关侦查。犯罪嫌疑人韩某华无业,性格内向偏执,心胸狭窄,因夫妻矛盾轻生厌世,产生极端思想,采取驾车冲撞方式,随机选择作案目标导致案件发生。

现场视频中,在所有车辆减速等待学生过马路的前提下,犯罪嫌疑人驾车冲撞行为,可以明显看出有着残忍的主观故意。公安机关的调查,坐实了这种猜测,但某种程度上也传递出更让人绝望的事实:如果说酒驾、毒驾还能提供逻辑的解释,并且对应着预防手段,那无差别报复社会的举动,意味着社会底线进一步被击穿,它将人性最残忍的一面暴露无遗。

在过去的讨论中,那种还原凶手的不公正遭遇,为施害者寻找泄愤原因的报道模式,越来越不被接受了,取而代之的是四起的杀心。但现实依然很残酷,今年到目前为止,以手无寸铁的孩子作为泄愤对象的群死群伤惨剧,有4月27日的陕西榆林米脂砍学生事件,6月28日的上海市世界外国语小学持刀伤人事件,10月26日重庆巴南妇女恶性砍杀幼童案。

不到一个月,孩童又成为受害对象,凶手同样是偏执型人格。考虑到今年惨剧如此密集的发生频率,不排除模仿作案的可能。这意味着对凶手简单地喊打喊杀,也许无济于事,产生厌世情绪自然不会畏惧死亡,激起社会的绝望和愤怒,正是他们意图达到的效果。所以在葫芦岛撞童案之后,更应该思考是否有修复安全网的余地?

对比几起恶性伤童事件不难发现,凶手在作案选择上,往往瞅准儿童集中的时间点。比如集中做早操的时间,或者放学阶段。这些关键节点的安保配置,是否有提升的空间?多一名安保配置,作案成本会高出很多,伤害面降低的概率将大大提升。

此次事件在细节上又有所不同,比如凶手是开车,预谋作案的可能性相对更低,泄愤的随机性更高,识别和防范危险的难度几乎等于登天。

不过报道提到,吃午饭的地方位于学校对面,每天中午学生由老师带着过去吃饭,事发时正是学生吃完饭排队走回学校。设想下,如果学校能够有自建食堂,或者集体订餐,而不用每天穿过马路就餐,撞童将失去发生的前提。退一步来说,事发地点没有斑马线,学生每天穿行本身就有着交通隐患,哪怕没有报复社会上演,这个安全漏洞同样有着不小的风险。

此外,凶手虽然无业,但开着奥迪车,至少在外人看来,还算是颇为体面的生活。因为夫妻矛盾泄愤到孩子身上,显示出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在一天之内,警方确认了其“性格内向偏执,心胸狭窄”的人格画像,说明其偏执流露的很彻底,没有任何掩饰。那么,从其生活的家庭到所活动社交圈层,为什么没有及时的心理干预?

心理学研究曾经提到,“天生坏人”的现象的确存,它可能与生俱来就存在大脑结构和功能缺陷有关。不管是“天生坏人”还是后天养成,没有行之有效的心理干预机制,让报复社会的仇恨种子无法及时摧毁,以至于坏人时刻埋伏自身边,像一颗定时炸弹。

像在一些欧美发达地区,有比较成熟的社区文化,社区承担着照顾成员的功能,在某些时候也能及时矫治扭曲的偏执者。这方面,包括心理医生的占比,精神疾病患者遭遇的歧视,中国都存在着一定差距。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农村妇女的自杀率一直居高不小。

在相关话题的讨论中,一些声音将这些反社会型人格的泄愤者归为“垃圾人”,这个定义并不算过分,但那些“远离垃圾人”的呼吁,可能导向完全矛盾的结果。在这里有必要提一下媒体责任,辽宁撞童案固然是极端个案,但是不排除是模仿犯罪的结果,就在9月份,湖南衡阳也发生过一起开车撞人案。事实上媒体对于案件的渲染以及事无巨细的报道,有可能给予这些偏执性人格的人犯罪模仿的冲动,所以媒体在报道的当中也应有社会责任感,尽量减少对于血腥画面、犯罪过程的描述,也应该减少对于犯罪人的具体刻画,避免借模仿犯罪“成名”。

密集爆发的伤童事件,恰恰是因为这些“垃圾人”被隔离成为边缘人,才会想通过将伤害无辜弱势群体来寻求存在感的补偿。亲人,朋友之间,“远离垃圾人”可以当私下的劝解,但公共讨论层面,仍然需要走的更远,想的更多。至少,心理干预机制的建设,应该作为一种让心理变态者放下偏执的反制手段。

不论如何,任何拿无辜者尤其是孩子饿泄愤的凶手,都不配被原谅,不该被饶恕。但连续四起惨剧提醒我们,喊两句“远离垃圾人”,“垃圾人”不会凭空消失,喊打喊杀之后,薄如蝉翼的公共安全网络,需要补救的地方依旧很多。技术层面的风险防范,对反社会人格者的心理干预,等等,任何可能的救济手段,不应该有任何的懈怠。

作者

熊志

熊志

媒体人。

作者其他网评

辽宁 米脂县 榆林市 山西 犯罪嫌疑人 上海市 公安机关 外国语 安全漏洞 斑马线 凶手 人格 儿童

下一篇

俞敏洪道歉了,这个社会的性别环

“性别战争”,争的是平等与宽容,而非孰高孰低。否则,这一话题不过是暂时按下而已,并没有完全取得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