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退押金难,前路在何方?丨凤凰网评论

文丨特约评论员 马亮

近日许多ofo共享单车用户反映很难网上退押金,一些人甚至组团到公司总部线下退押金。虽然ofo共享单车宣称押金可以自由退,但是用户线上很难退或迟迟无法到账,往往不得不费尽周折线下退押金,至少说明共享单车的服务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不是共享单车企业第一次出现退押金难,此前倒闭的多家企业甚至人去楼空,令大批用户蒙受不小的经济损失。加之ofo共享单车拖欠自行车厂和快递公司的款项,人们更加担心它会资金链断裂,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用户不辞辛劳和不畏严寒地排长队争取退押金。

经历了疯狂投放、补贴战和乱停放等问题以后,高烧不退的共享单车开始遭遇史无前例的寒冬。由于盈利模式不清晰,共享单车不再是资本市场的宠儿,连市场占有率占据半壁江山的ofo共享单车也不得不收缩战线。经历了一轮轮市场洗牌和淘汰以后,共享单车乱停放、上私锁和恶意毁坏等问题已经不是最突出的问题,而退押金和一车难觅的问题则越来越突显。

似乎共享单车投放初期的主要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值得关切的问题是当我们习惯了共享单车时,它们突然一下子从我们的视线所及之处消失了,让我们无所适从。比如,在资本市场投资乏力而共享单车公司持续亏损的情况下,人们看到越来越难便捷地找到共享单车,即便找到也往往是损毁或尚未修复的。

人们固然可以回到前共享单车时代,继续依赖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或者不得不诉诸于私家车,但是如此有创意和潜力的公共服务如果无法继续存在,则至少说明我们没有做对什么。

这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公共服务的真谛,即公共服务提供必须是持续、无差别和普惠的。人们习以为常地通过共享单车去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但是当资本热潮退去,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不可持续的时候,政府可以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呢?

在共享单车出现以前,许多城市都有公共自行车项目,但是其运营和使用情况却差强人意。特别是有桩、刷卡、押金等技术缺陷,使公共自行车的推广不尽如人意。共享单车的技术优势和资本势力,使公共自行车相形见绌,并很快被打入冷宫和遭遇冷落。比如,一些城市在共享单车干劲正酣时,在考虑暂停甚至淘汰公共自行车项目。还有一些城市原本没有公共自行车项目,在共享单车涌入后则选择推迟甚至取消了公共自行车项目。

显然,政府应该考虑将过去的公共自行车项目予以改造,使之可以补充既有的公共交通体系。比如,许多城市并没有放弃被共享单车碾压得无人问津的公共自行车,而是选择对其加以更新和迭代,使之适应互联网时代的点到点交通出行。政府也可以考虑注资共享单车,使其可以为我所用,并使城市公共交通多一份选择。由此可见,公共自行车应和共享单车实现融合发展,避免二者各自为战并导致公共和社会资源的浪费。

其次,政府应考虑对共享单车行业进行必要的监管和治理,通过政府、平台企业、骑行者等利益相关者的协商,达成对共享单车发展定位的共识。共享单车的运行已经历了一段时间,而不像其刚推出时那样难以预测。共享单车虽然一开始不属于典型的公共服务,但是鉴于其在创新和补充公共交通方面的潜力,完全可以转型为城市公共服务的一部分。

此时介入共享单车的治理不仅合宜而且必要,特别是把各地较好的做法予以总结和推广。比如,通过划定停车区、协商车辆使用价格和确定服务标准等,可以使共享单车更好地服务于人们的通勤需要。与此同时,也应加强对共享单车企业的监管,避免再次发生企业倒闭和用户蒙受损失的问题。

最后,应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避免共享单车成为“公地悲剧”。虽然毁坏和私用共享单车的问题略有缓解,但是距离高素质的公共使用习惯仍然相去甚远。被肆意毁坏、私用和丢弃的共享单车仍然随处可见,这使共享单车企业背负了较重的运营成本。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方面,应把共享单车的使用情况纳入其中,使长期信用记录不良的人寸步难行。与此同时,将共享单车的使用纳入社会信用记录,也会为完善社会信用体系提供更准确和相关的信息来源。(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作者

马亮

作者其他网评

共享单车 公共自行车 押金

下一篇

医院织品混洗,良心问题不能仅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