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自命题如“儿戏”,又何谈人才的培养? 丨凤凰网评论

目前我国高等教育的问题是,学校只有少数自主权,同时实行行政主导的办学,导致大学办学急功近利,追求短期办学政绩而忽视根本的人才培养。

文丨特约评论员  熊丙奇

今年考研结束后,话题不断,低级的严重失误事件被接连曝出:山东师范大学、青岛理工大学两校发生自命题科目试题错装,山东省教育厅回应称,这是严重的责任事故,影响了考生正常考试,造成了恶劣影响,将妥善安排补考,相关责任人已停职;山西师范大学考研试题与去年大面积雷同,校方已通知重考;电子科大考研试卷《固体物理》出错,考生枯坐3小时交白卷。除此,西南大学自然地理考研试题“疑似泄露”,该校官方微博通报,学校已成立调查组,部署开展调查工作。

教育部《关于2019年硕士研究生考试命题办法规定》要求招生单位自命题要按科目组成命题小组,至少应当由两名政治素质好、责任心强、教学经验丰富、学术水平较高并且近期承担教学工作的人员组成,其中一人为组长。并明确:招生单位应当按考务相关规定制定本单位自命题工作规范,加强对命题相关人员以及命题、审题、制卷,试题答案保密保管、运送交接等各工作环节的规范管理和监督,确保试题、答案、试卷绝对安全。要加大投入和研究力度,建立健全相关制度机制,大力推进题库命题。

我国研招单位自命题已经多年,可是今年却集中爆发这么多低级“乌龙”事故,且基本涵盖了考研命题安全、质量可能出的所有问题,令人匪夷所思。必须严肃追究责任,同时反思背后的根源,不然考研的权威性、公平性何存?又如何对得起寒窗苦读的学子们?

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已经承认这些严重的责任事故,但事后补救与问责,都难以弥补对考生造成的影响和对学校办学公信力的伤害,尤其是这些失误都是十分低级的。低级的“乌龙”事件之所以发生,是相关管理人员和命题人员,责任心严重缺失,把考研自命题当儿戏,这也暴露出部分高校存在更加不重视人才培养质量的办学倾向,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考研采取统一测试加学校自命题的方式,既是落实学校的自主权,也有利于高校各学科、专业招生适合本校培养目标的人才。从用好自主权和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出发,高校应该高度重视自命题,加强对自命题的研究。然而,有的高校却并不重视自命题,相对于统一测试来说,自命题要求并不严格。这表明了高校并不重视研究生招生质量的问题,对于研究生教育,只关注有无硕士点、博士点,以及研究生教育的规模,研究生教育充斥着“学历泡沫”。还有的学校为“吸引”学生报考,降低自命题难度。

高校对研究生招生、培养的这种态度,也直接导致我国考研的乱象,包括考研作弊、泄题。因为考上研究生之后,学校并不严格要求,能很容易混到毕业文凭,因此,有的考生就在这一“利益”的诱惑下作弊。如果高校在招生环节严格要求,在培养环节高度重视质量,对不能达到培养要求的学生实行严格的淘汰,作弊的收益必然大大降低,也就会减少作弊、泄题问题。

在这样的导向下,出现自命题的低级失误,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因为学校办学的心思不在这里。事实上,我国所有本科院校,包括刚升本的本科院校,都存在重学术研究,轻教育教学的问题,那些有硕士点、博士点的院校,这种倾向则更明显。学校办学追求的是可以展示的办学成就,但对教师的考核则主要集中在课题、论文、经费这些指标上,这引导教师并不愿意花时间投入教学,而考研命题恰恰是教学事务。考研命题出现雷同卷,反映命题教师对命题极不认真,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一人命题,没有人审核,这种敷衍对待的态度,令人难以想象是发生在考研命题中。

更令人忧虑的是,在关注度极高的考研命题上,都如此敷衍、儿戏,那对本校大学生的课程考试,会是怎样的情形呢?我国教育部要求各高校要高度重视人才培养质量,要杜绝“水课”,打造“金课”,严把考核关,而发生在考研自命题中的错发试题、考题雷同、考题泄露等问题,表明落实教育部的规定,极不乐观。

只有大学切实重视人才培养质量,才能消除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乌龙”事件、低水平严重失误。从根本上说,我国要进一步落实和扩大学校自主权,并推进大学回归教育家办学。一些舆论根据自命题的低级失误,质疑落实和扩大大学自主权的改革,恰恰相反,我国应该进一步落实和扩大学校自主权,并与之对应,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比如,在美国,大学招生完全自主招生,由学生自主申请,大学独立进行评价和录取,但却很少遭遇是否公平公正的质疑,也很少出考试招生丑闻,原因是大学实行现代学校制度,招生事务由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

目前我国高等教育的问题是,学校只有少数自主权,同时实行行政主导的办学,导致大学办学急功近利,追求短期办学政绩而忽视根本的人才培养。(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下一篇

李泽厚说金庸小气,是不知好歹吗

一个是在中国如雷贯耳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一个是有着生意人精明和世故的文人,两人之间身份认知的错位,使得他们对这6000美元的性质认定不同。显然,金庸对待李泽厚,没有《飞狐外传》中成名已久的赵半山对待还是少年胡斐的慷慨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