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限行”政策背后是懒政思维丨凤凰网评论

是官意多一点,还是民意多一点;是恣意多一点,还是监督多一点,是一个亟待被解决的问题。

文丨特约评论员 任君

岁末年终,石家庄的市民本来还在庆幸,今年或许不用单双号限行了。12月8日朋友圈一则消息则打破了市民们的幻想:“注意啦!石家庄市于12月9日0时起启动重污染天气一级应急响应,12月10日起,全市限行区域内实行单双号限行,届时城市公交车免费”。

限行期间,石家庄空气质量出奇地好,基本上每天都是蓝天白云,人们有些不明白:这个“重污染天气一级应急响应”,究竟是从何而来。

无独有偶,距石家庄二百多公里以外的郑州,也在前不久实行了限行。

据新京报报道,2018年11月19日,郑州市政府发布通告,要求2018年11月21日至12月31日的每天7时至21时,郑州市四环以内(不含四环)的所有道路,单号机动车单日行驶,双号机动车双日行驶。

对此,有当地人说,“眨巴眼儿就过去了”。这与其说这是一种达观,还不如说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嘲。

然而,老百姓能够自嘲,并不意味着地方政府可以把单双号限行作为治理常态,更不意味着可以无视民众合法权益、恣意行政。

无论是治污,还是治堵,单双号限行当然“疗效显著”。来自环保部门的信息显示,机动车已经是大城市PM2.5本地污染排放的最大来源。通过限行达到减少尾气排放的目的,并非不能理解,但这里边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单双号限行“疗效”越显著,对民众生活生产可能带来的“搅扰”也会越严重。半数车辆被限,不仅影响到老百姓正常的出行,也有侵权之嫌。既然车辆是合法车辆,也正常缴纳了各种税费,地方政府突然对路权划分重新安排,自然需要提供一个解释。

再者,即便是以治污治堵的名义,也应该是综合施治。雾霾很严重,呼吸很困难,但污染的来源并非仅仅机动车一项。政府治理应该尽量避免“一刀切”的思维,先搞清污染源,然后有针对性地介入。

事实上,环境治理从来不能从整个施政中剥离出来。地方主导产业的培育,基础设施的建设,民用汽车的普及等等,均与环境紧密相关。

如果政府一边鼓励民众消费,一边却又以治理之名随意限行;一边大上项目,一边却为了减排搞单双号限行;一边存在巨大的公共设施缺陷,一边却限制私车,就显得既不厚道,也有违规违法之嫌了。

作为一项行政强制措施,限行与否,应当履行相应的程序。根据《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等文件规定,重大行政决策的出台,须经过公众参与听证、专家论证、合法性审查、分析评估、集体讨论决定等五个法定程序。然而,现实问题在于,不仅何为“重大行政决策”缺乏明晰规定,即便有所谓“听证”环节,往往也会沦为形式,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

国外的限行政策并非“任性而为”。美国环保部门无权限制车辆数量,无权限制谁可否上路,只能全力减少排放。意大利的罗马和米兰在2015年最后几天实施“单双号”。为治霾,意大利环境部长和各大城市市长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讨论应对措施,最后决定:只要环境污染指数超标持续七天,公交车免费;市区内车辆限速下降到每小时20公里。2016年新年伊始,印度首都新德里开始两周的单双号限行试验。结果显示,空气改善不明显,倒是缓解了拥堵状况。

恣意的单双号限行,已经成为民生之痛。而目前,似乎还看不到缓解痛点的办法,倒是各种奇葩的政策、办法、行为层出不穷。而当所有的治理都成为限制民众权利的绊索时,破解之策只能从政府改革着手。

是官意多一点,还是民意多一点;是恣意多一点,还是监督多一点,是一个亟待被解决的问题。

作者

任君

作者其他网评

单双号限行 石家庄 公交车 重污染 地方政府 老百姓 机动车 天气 政府

下一篇

陕北千亿矿权案为何迟迟得不到执

陕北凯奇莱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翻案之后,曾经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如果得不到执行,被侵害的企业的权利没有被恢复,那么,在一地的鞭炮屑当中,最高法的尊严何在?判决的既判力在哪里?保护民营企业的公信力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