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评论:回家,追寻梦想的起点丨凤凰网评论

2019-02-03 11:28:25凤凰网评论

文丨特约评论员 斯远

过年了。

南方北方,东疆西域,寒气略褪,大地微温。

城里眼见着一天天疏朗起来。尽管这两年“反向春运”的步伐越来越稳健,但空城仍是常态。

作为一个传统的农业国,中国城市化浪潮的狂飙突进,只是出现在近二三十年,是故,中国人的家,中国人的根脉,多在广袤的原野之上。

村子里的旧历年最像过年。空落落了一个整年的街巷、院落,又塞满了热气腾腾的情绪。你会在那里,看到一个又一个面色黧黑的“李玉宝”,急匆匆地窜来窜去,为小孙子寻找“佩奇”;你也会看到更多以往在城市里奔波的身影,晃悠在东门西门、村南村北。当身体放在村落街巷,整个儿的节奏顿时慢了下来。所有人,都会在家的氛围、情绪、时间里,暂时放空,长久相望。

每年春节,都会产生一些情绪的交会与冲撞。从骑摩托返乡式微,到农民工坐高铁返乡;从年味都到哪儿去了,到身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从快递停运到坚守岗位……

故事的背面,其实都是一个国家在大时代转型期必然面对、必须面对的现实困厄与情感波澜。

而这,也是大国国民的梦想起点。

我们面对的,都是我们日日生活的静水微澜;我们告别的,都是我们曾经希望改变的旧日面影;我们期待的,则应该是未来更美好的日子。

我们的苦恼,我们的欣悦,我们的希望,我们的梦想,均深植于脚下这片土地和身边这个城市,也都会在某个遥远的村落找到精神意志潜滋暗长的图谱。

无论是葛亮的小山河,还是王安忆的旧日上海;无论是扬之水的历朝器物,还是吴钩的风雅宋,这些都是我们的家国天下,都是我们的精神原乡,都是我们的梦想起点。

时光是恒定的,时光中的人各各不同;梦想是恒定的,而追梦的努力则有万般样态。而无论结局如何,每一种追梦的姿势都妖娆美丽,每一个追梦的人都值得尊敬。

前几天,一名“90”后外卖小哥火了。他叫董洪喜,8岁时的一场触电事故让他失去了左手和右小腿。在读完大学之后,找工作四处碰壁的他,干脆干起了快递,每天穿行在济南的大街小巷,送外卖30多单。

他的努力让人感慨,虽然你拼命赚钱的样子很狼狈,但是你靠自己努力的样子,真的很美。

还有那些忙了一年才能够回家歇歇的建筑工人,以及每个月挣个三千五千的“中等收入组”人群,一年到头,家就是他们暂时歇息的驿站,也是他们重新出发的码头。

回乡的博士可能会发现一个社会学意义上的故乡,而更多的人,其实都是这个社会的观察者与建设者。只不过,他们的文章写在天地之间,写在旅途之中。

每个人都在他人生最活跃的时期,离开家,奔跑着,走向外边的世界;憧憬着,开启梦想的旅程。尽管前行的路上,可能有传销,可能有诈骗,可能有意外,但人生并不会因为这些插曲而失去色彩。

你的背后是“战场”,你的面前是家乡。这些“战场”,或脱胎于为梦想厮杀,或脱胎于父母的希冀,或脱胎于对命运的抗争,或脱胎于对成功的渴望……为生计而奔波,为生活而忙碌,为生命而奋斗。

所有这一切,在推开家门的那一瞬,烟火缭绕中的双亲的笑容,那些朋友圈里的人设,那些职场上的面具,那些饭局中的客套,全都化于无形。

置身于这个大时代,每一个人都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可能会有一些困厄,但也不能否认,正因为是大时代,所以,每个平凡个体,都有机会追求并实现着自己的梦想。

穿越万水千山,走过寻常巷陌,体验节日狂欢,谋划一年大事。我们在春节回家,一路狂奔随梦想而行;我们在故乡驻足张望,张望这个时代的各色面影;我们在家里凝神沉思,寻找自己爆发的位置。

家,就是梦想的起点。每一个追梦人都能不负韶华,每一个追梦人都值得被尊敬,每一个梦想都值得被铭记。

责编:周嫒博 PN164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