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个道歉!政府越谦卑,抗疫民心越坚定

2020-02-11 23:48:47風聲评论

文丨柯锦雄

在湖北省外确诊病例多日连续下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攻坚阶段,为了尽快遏制住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的疫情,中央指导组也加强对湖北省以及武汉市的指导措施。10日晚,中央赴湖北指导组先后约谈了武汉市武昌区区长余松、武汉市副市长陈邂馨、武汉市洪山区区长林文书三人。约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中央指导组参与约谈的同志说,针对当前防疫工作暴露出来的突出问题,我们就是要及时进行约谈,及时敲响警钟。

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约谈会上,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办公厅督察室主任高雨将当前武汉的情况形容为“战时状态”,意味着平时那些似乎不影响大局的问题,此刻都可能影响到疫情防控工作的开展。平时那些可以等一等、缓一缓的问题,此刻都需要得到及时的解决。在疫情防控的重要时期,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对一线官员进行紧急约谈,除了加强疫情防控的纪律监督,也有响应民意,抚慰民心的作用。

在整个疫情防控期间,湖北省以及武汉市的领导层的表现很难说尽如人意,无论是预警时间,还是物资准备,无论是响应级别还是防控措施。这让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民众对湖北省干部队伍颇有微词。1月23日,武汉市宣布“封城”,为了防控疫情的扩散,武汉民众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原本这种牺牲需要配合整体的统筹,确保病有所医,然而武汉民众面对的是一场准备不足的“封城”:物资紧缺,统筹失灵,调度混乱。许多病人在家隔离,导致出现家庭交叉感染,确诊缓慢,轻症病人入院困难等等,其对民意伤害之大,不言而喻。

实际上,在10日晚的约谈中还透露出一条信息,在9日武汉市对确诊还未住院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进行集中收治,一名患者在转运过程中,武昌区还是出现了工作滞后、衔接无序、组织混乱的问题,不仅转运车辆条件差,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也没有跟车服务。最终导致患者情绪失控,影响极坏。这条信息说明从“封城”措施出台到现在,武昌区的工作组织混乱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对于身处疫情中心的武汉民众以及患者来说,没有床位可以等,医疗资源毕竟有限,这可以理解。没有物资可以省,疫情之下,物资紧缺也是情有可原。但是没有安全感很难忍,政府工作不力,在加上省外的歧视,实际上让“封城”中的武汉民众产生了强烈了被抛弃感和不安全感。众志成城的民心民意同样需要政府工作的维护。地方政府的工作疏漏、发言失误、决策不利等等,如果没有及时的挽回和抚慰,疫情下的民心民意何往,谁知?

在约谈中,中央指导组要求武昌区区政府和街道要向这些患者挨个赔礼道歉。这是非常直接的抚慰民心之举。此前政府工作人员如果有工作上的失误,一般都是涉事的工作人员个人道歉,但这一次要求的是区政府和街道,十分罕见。道歉虽然不是特别的政策,但是区政府的道歉反映的是一种姿态,政府做了民众不高兴,不满意的事情,政府也是要道歉的。道歉不会伤害政府在疫情防控工作当中的权威,相反可以让政府在后来的疫情防护工作当中得到更多的信任,而不是质疑。

有人认为,在疫情防控的当下,问责可能会影响疫情防控,要集中全力防控疫情,问责可以等疫情结束之后。这种观点的错误之处在于认为民心民意是恒定的,认为疫情防控工作的失误是可以容忍的,事实恰恰相反。中央指导组的紧急约谈既是问责措施,同时也是另外一种疫情防控措施,对失职失责者的严肃问责,查缺补漏,减少疫情防控工作的盲点。

疫情防控,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在这最后的攻坚阶段,民心民意的波动对于取得最后的胜利有重大影响,中央以及中央指导组积极响应民意,从中国红十字会赴湖北指导湖北红十字会工作,到国家监察委赴武汉调查,再到如今的中央指导组紧急约谈地方官员。这无疑都是在给武汉民众一颗定心丸。

责编:柯锦雄 PN154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