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能亮丨为“盼日出”的临时工们点亮一盏灯

2020-04-22 11:41:37政能亮

文丨政能亮特约评论员 李文钊

疫情是对国家治理的大考,也是对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生计的考验。当风险来临时,社会不同阶层的风险承受能力是不同的。拥有财富和储蓄的人,通常会能较好地应对冲击。相反,底层人员在疫情中既可能失去工作,又没有足够的积累来渡过难关。

4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大对贫困人口、低保人员和失业人员的帮扶保障力度。会议提到应对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前所未有挑战,必须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加大基本民生保障和兜底力度。

从某种程度上看,社会最弱势群体的生存状态直接检验一个国家、城市和地区的文明水平。越是在危难时刻,越需要大爱,越需要同舟共济、相互帮助和共同前行。

疫情对城市的最大冲击是减少其流动性、交易性和分工性,而通常城市的边缘群体会遭受更大损失和打击。临时工人就是城市边缘群体中一员,他们面临的处境可能是“一天不开工,家里一天就没有收入。”他们用“盼日出”来形容对城市恢复正常的期待。

城市临时工的来源比较多样化,既可能是农村进城务工人员,也可能是城市下岗失业人群。这群人普遍学历不高,技能不强,年龄不小,不管是风险的抗压能力,还是市场的竞争能力普遍较弱。

与其他有固定工作的民众相比,城市街头临工的复工复产更难。

一方面,由于疫情的发生,很多城市群体由于工资收入减少,以及基于防疫需求,通常会减少对于临时工作的雇佣,很多以前由临工来完成的事项,由个人自身来完成。例如,打理家务以前由临时工人来完成,现在通常自己亲自来打扫屋子,将城市社会交易降低到最低限度。这意味着,与疫情前相比,临工的市场需求降低。

另一方面,由于社会经济社会秩序正处于恢复之中,当一些工厂和服务业倒闭时,这使得原本在从事正式雇佣的人员有可能转化为临时工作者,他们需要通过临时工作来维持生计。这说明,城市经济活跃程度不高时,临工的供给会增加,市场竞争也相应增加。

需求降低和供给增加,这对城市街头临工构成了最大挑战。不过常态化防疫措施之下,这些城市临工的工作机会不可避免地会被严格的防疫政策所约束,这就要求政府在政策制定的过程当中,考虑到这些城市边缘人群的生存生活需求。

对于底层民众的生存需求,国务院常务会议也针对性地提出了一些措施,比如国家重大项目建设优先安排贫困劳动力务工,进一步将失业保险保障范围扩大至城乡所有参保失业人员。其中,将去年1月以来参保不足1年的失业农民工阶段性纳入保障范围。

政策的制定是一方面,政策的实施是另一方面,实际上在基本生活保障方面,政府出台了不少政策,也有涵盖了包括城市临工在内的城市边缘群体的措施。但问题在于这些群体缺乏获取政策信息的渠道,甚至缺乏享受政策的手段。比如“健康码”制度,确实减少了对社会生活的诸多限制,但是很多大龄的城市临工,还停留在功能机时代,没有智能手机。当前疫情防控科技化的情况之下,这种新型的“数字鸿沟”有可能会使得一些政策扶持效果打了折扣。

针对这些情况,需要政府和社会的多重努力,为他们提供切实可行的帮助和关爱,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让他们感受到城市温暖,让城市能够得到他们曾经建设过城市的回馈。

构建一个城市临工供给与需求的网上平台,为临工工作和选择提供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性,帮助他们从长期解决生计问题。为临工遵守城市的防疫措施提供必要保障,社会公益组织可以捐赠智能手机,政府也可以针对性地提供购机补贴支持,让他们能更快跟上数字化时代的步伐。

尽管城市化使得职业越来越正规化、组织化和程序化,城市仍然为不同人群提供了多样性选择,临工不应该在城市中消失,他们更应该成为城市的风景线和多样性组成部分。政策制定不可忽视这些默默支撑城市日常生活运转的人,对于他们,城市需要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帮扶。(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责编:柯锦雄 PN154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