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能亮丨稳外贸外资,需搭建新模式、创造新动能

2020-06-17 12:44:59政能亮

文丨政能亮特约评论员 郑慧

“最近两个月你们的海外出口订单怎么样?”

“你们还有哪些困难需要帮助?还需要国家给予什么支持?”

“你们预计下半年国际市场的订单会是什么情况?”

政能亮丨稳外贸外资,需搭建新模式、创造新动能

6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人民大会堂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出席广交会“云开幕”仪式,随后与3家参展企业负责人视频交流,进行“云巡展”。充满问题意识和底线思维的“云巡展”结束后,总理对有关参会领导和部长说道:“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下半年外部环境依然严峻复杂,我国进出口受到的影响还会持续。要扎实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努力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需要相关部门齐心协力、共同协作。”

近年来,逆全球化浪潮下贸易保护抬头。全球贸易增长在2011年以后急剧减缓,其增长速度不再快于GDP。2016年后,这个趋势更加明显。2018年,美国政府在贸易政策上不断出击,其贸易伙伴也采取报复性关税。一些国家为了自救出台“无底线”救市方案,造成各国之间不信任感加剧,全球化面临信任危机。另外,贸易纷争引发连锁反应,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参与其中。

雪上加霜的是,疫情冲击脆弱的国际贸易。全球疫情蔓延,各国纷纷实施入境管制和旅游限令,阻碍了商品和要素的自由流动,全球价值链供应链受阻。可以说,疫情助推贸易保护主义。部分国家在政策上选择内视和封闭,各种双边与多边的经贸冲突可能将再度升级。短期内,一些国家可能加大对重要行业的支持力度,优先考虑国内利益和就业,并将海外企业撤回国内,建立自己的产业配套。分工合作共谋发展的时代,遭遇了不可忽视的逆流。

在这种背景下,部分外贸企业遭遇接单难、履约难、国际物流不畅、贸易壁垒增多等问题。世界贸易组织的全球贸易晴雨表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货物贸易实时趋势指数为 87.6,为有记录以来最低值。随着疫情扩散,国外很多公司停工停产,需求锐减。部分产品下游需求疲软,原材料库存积压,市场价格下跌。订单取消后,此前未支付货款的国外进口商,可能会选择在目的港弃货,导致出口货物贬值、毁损,加大运费、仓储费、滞港费等相关费用。

数据表明,有些产业,如医疗器械行业、光通信、IDC(Internet Data Center,互联网数据中心)、PCB(Printed Circuit Board,印制电路板)产业订单有所增加,其他大部分产业,如纺织、家电等行业,受疫情影响出口大幅下降。

究其原因,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国际去全球化的双重挑战,企业转型升级正处于高端价值链压制和中低端价值链围追的夹心局面。

一方面,我国融入全球价值链以来,利用分工优势获得了价值链升级,劳动力素质、服务配套能力、产业竞争力都大幅提升。新技术革命以来,我国利用大数据、信息化实现了一些产业的超常规发展,在个别行业走在价值链的中高端。另一方面,我国劳动力、资金、土地等要素成本趋于上升,印度、越南、孟加拉国等发展中国家积极承接中低端的产业和资本转移。

发达国家高端价值链压制与中低收入国家争夺中低端价值链转移同时发生,对我国形成“双向挤压”的严峻挑战。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疫情因素加剧了这种局面,使较为脆弱的外贸形势雪上加霜,也倒逼我国尽快摆脱双向“挤压”,实现价值链升级。因此,必须采取积极对策,稳住外资外贸基本盘,为我国转型升级赢得时间和空间。

“备豫不虞,为国常道”。坚持底线思维是内在要求。当下,全球经济正处于格局重构关键时期,疫情则加速了这种趋势。我国在“后疫情时代”面临的世界经济环境更加严峻,不确定性因素更多,面临的挑战和困难更大。

全球化的国际分工和资源配置,推动了20世纪下半叶和21世纪初世界经济的繁荣。正如查塔姆(Chatham House)智库首席执行官罗宾·尼布利特(Robin Nilblett)所言,“如果没有动力保护全球经济一体化带来的共同利益,那么20世纪建立的全球经济治理结构将很快萎缩。”事实上,各国都在制定国内后备计划和增加储备,宁可牺牲利润也要供应链的稳定。回迁高端产业、撤离投资并回归本土将是欧美的必然选项,我们对此要有思想准备并做好评估和预判。

在发达国家主导的价值链体系中,发展中国家处于被选择和被控制的地位,在生产技术、国际市场、标准等方面都缺乏谈判能力,生产什么、怎么生产等受制于处于价值链高端的发达国家。而且,简单的生产环节进入成本低,容易被复制,随着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参与到价值链分工中,低端价值链竞争更激烈,可能导致发展中国家价值链低端固化陷阱。另外,外资对产业的控制带来的产业安全威胁、加工转配环节的生态恶化问题也日益突出。

我国要利用新技术革命和互联网的发展机遇,利用全球要素市场配置方式与生产体系变化,通过创新驱动和能力积累,促使全球价值链重构,改变行业竞争格局。

比如,利用电子商务开辟的内需大市场,转型成为品牌商,自建品牌和渠道,向价值链高端跃升。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促使生产与市场需求更紧密协同,让消费者参与价值创造,打造新型的制造模式,塑造跨界融合的特殊竞争力,实现产业的跨越式升级。

需要强调的是,外贸外资要着眼长远,搭建新模式、创造新动能。中央及时扩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至105个,改革试点实现覆盖30个省区市。面对新形势,各地举办“云上投资峰会”、启动“云端会客厅”、开展“云洽谈”“云签约”,借助互联网平台创新外贸合作模式。同时,要继续利用人工智能、5G通讯、云计算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发挥产业政策和科技创新政策的引导性作用,在新技术、新材料、新业态上不断取得突破,形成新的产业竞争优势。

联合国贸发会议3月26日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认为,受疫情加重的影响,2020年至2021年全球跨国直接投资将下降30%-40%,这比该机构3月8日预测的同类数据又有大幅降低。面对艰难的外部环境,我们要抓住“一带一路”带来的广阔市场,与沿线国家深度合作。深化中国-东盟自贸区合作,加快中日韩FTA等区域协定谈判等。充分利用海南自由贸易港的贸易自由便利,推动我国外贸高质量发展。主动参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倡导互利共赢的新型全球化格局。

新冠疫情是一次全人类的重大灾难,将给世界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和冲击,也会重塑人类的认知、行为和价值观。我国要放眼未来,深谋远虑,把握好“后疫情时代”的国家命运和民众福祉。(作者系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博士后)

责编:黄忆南 PN269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