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能亮丨让良善政策助力“孔雀西北飞”

2020-06-29 13:35:10政能亮

文丨政能亮特约评论员 陈升

李克强总理在6月28日主持召开的稳外贸工作座谈会上提出,增强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吸引力。

当前疫情仍在全球流行,世界经济严重衰退。这对中国经济稳定运行是一个严峻挑战,特别是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但另一方面,由于当前我国抗疫取得重大成果,中国正面临着国际产业和资本加快向国内转移的重要机遇。因此,增强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吸引力,对稳定中国经济特别是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政能亮丨让良善政策助力“孔雀西北飞”

根据世界产业结构调整和转移的规律,一般每20年就产生一次大的产业转移。二战后的20世纪40年代末,美国的制造业首先向日本转移,使日本在战争的废墟上快速崛起。到了20世纪60年代,日本制造业和纺织、服装、制鞋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亚洲“四小龙”转移,使“四小龙”逐步发展成为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20世纪80年代,“四小龙”开始将失去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中国东部沿海等地区转移,推动了沿海外向型经济高速增长。

进入21世纪,我国东部沿海部分传统产业逐步成熟甚至衰退,开始向我国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等地区扩散转移。这是因为随着沿海产业快速扩张,土地短缺、能源运输紧张、“民工荒”、用工成本高等制约因素增加,已严重影响到地区产业发展。这些地区也亟待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将资源密集型、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出去,有利于腾出发展空间,承接国际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转移,促进产业升级。

进入2020年,中国再次面临着世界范围内产业结构调整和转移的重要机遇。在当前疫情仍在全球流行的背景,能否抓住这一机遇,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我国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相对而言,产业附加值低,竞争力不强。增强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吸引力,引导国际产业和东部产业落户这些地区,能带来知名品牌和相对先进的管理方式,有利于这些地区产业发展,逐步缩小地区差距,提升对国家整体产业支撑。

而且,随着工业化的推进,我国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具有承接国际、国内产业转移的优势和基础。首先,经历多年积累,中西部和东北地区较以往产业更扎实、基础更雄厚,成为了中国的主要装备生产基地之一,以产业集群和工业区为主要载体的制造业战略布局已经基本形成。其次,这些地区地域辽阔、辐射面广,用地成本相对较低,且产业辐射带动区域广阔。再者,相对而言地区生产要素成本相对低廉,对产业转移具有吸引力。

但同时,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也存在一些短板。比如:营商环境相对落后,物流、生产性金融业不够发达,市场中介发育不完善;地处西部内陆,物流成本相对较高;产业配套能力不强,同构化现象较明显,产业特色不鲜明;人才较为缺乏等。

为此,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可在以下领域发力:

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对标国际一流标准,推广国内最佳实践,力争补齐短板、提升营商环境总体水平,让各类市场主体愿意来、留得住、发展得好。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业务范围限制。加强地方执法,推进综合执法改革。着力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

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中心城市,要加快完善与国际接轨的城市综合服务功能,大力吸引国际组织、国际知名机构和企业入驻,为外国人创新创业提供出入境、停居留、商业商务等便利。

研究降低物流成本政策。合理布局各种交通枢纽、站场,注重各种运输方式有机衔接和协调发展,加强与跨区域交通的衔接,搭建便捷的物流平台;整合并尽可能减少跨区域收费站。引导企业选择合理运输途径和运输方式,降低运输费用。强化高速公路成本收益核算,尽可能减免收费。改革目前按车型收费制度,积极探索“年票制”和“计重收费”相结合的高速公路收费方式。

提高产业协作配套能力。产业集群通过协同效应显现出的竞争优势,日益受到关注,正成为区域经济参与国际竞争的骨干力量。因此,要围绕大企业、大集团,发展中小企业,形成核心企业、配套企业、生产性服务企业紧密结合的产业集群和产业链,提高产业积聚能力。促进生产性服务业专门化发展,提升商贸业发展水平,培育壮大现代物流业,加快构建社会化、专业化的物流体系,积极发展生产性金融服务业和中介服务业。

面向企业加强人才培养。加强职业技术人才继续教育,培养高素质的产业技术大军。调整普通高校和中等专业学校的学科和专业设置,面向企业培训实用型人才。建立统一的人才市场体系,清除人才流动的各种体制障碍,促进各类人才合理流动。

如此,方能引来“金凤凰”,且能在当地培育更多的“金凤凰”。(作者系重庆大学地方政府治理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教授)

责编:黄忆南 PN269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