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政变终结巴希尔统治
评论

苏丹政变终结巴希尔统治

2019年04月13日 09:42: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4月11日,苏丹军方发动政变推翻总统巴希尔,宣布建立为期两年的过渡政权,以图结束政治危机。这是10天内继阿尔及利亚军方迫使总统布特弗利卡下台后,又一个阿拉伯国家资深领导人被解除权力,也是自2013年埃及军方推翻总统穆尔西后,阿拉伯国家发生的第三场军事政变。苏丹政变结束长达30年的巴希尔统治,凸显了中东地区军队干政的传统,也使这个欠发达国家在经历百日动荡后面临新的不确定状态。

苏丹副总统兼国防部长阿瓦德·奥夫将军当天在官方电视台宣读“一号公告”,称由军事、警察、安全、情报和快速援助等部门组成的“最高安全委员会”已接管政权,安全拘押前领导人,终止2005年过渡宪法,解散立法、行政机构,任命相关委员会代行职能,实施三个月紧急状态和一个月宵禁并关闭领空24小时,释放近期被捕的政治犯,惩治各种犯罪行为,确保社会正常生活及民众生命与财产安全。

奥夫以“最高安全委员会”主席名义宣布,将在“二号公告”中公布未来两年“过渡军事委员会”成员名单,授权原政府各部委副职继续履职,司法和监察系统、医院、口岸、外交机构和苏丹驻外使领馆等都将保持正常运转,敦促全国全面停火,为制定永久宪法、建立多党政治并和平移交权力营造氛围。奥夫还强调过渡机构将履行所有国际及地区条约、文件和协议义务,尊重人权,奉行睦邻政策,并在维护苏丹人民最高利益和不干涉内政基础上发展平衡的对外关系。

奥夫在公告中控诉前政府腐败、无能,以及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与社会不公,尤其对当局罔顾民意、执迷不悟而引发国家动荡和流血冲突感到痛心。他对自去年12月19日以来死于冲突的军人与平民表示哀悼,强调他本人及“最高安全委员会”将承担起变更现有体制的全部责任,呼吁民众支持和配合军方强制措施以确保公众及国家安全。另据外媒报道,除巴希尔外,包括执政党大会党骨干在内的160多名高层领导人也被逮捕。

一如埃及总统穆尔西选择塞西为国防部长,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选择萨拉赫为总参谋长,而两位军人都成为政权掘墓人。今年2月巴希尔指定的副总统兼国防部长奥夫,竟也成为总统终结者,这不是简单的巧合,而是中东国家军队干政长久传统使然。当然,根本原因是政权治理失败,国家陷入严重政治、经济和安全危机而导致军队出面收拾残局。

1989年,装甲兵少将巴希尔在苏丹陷入南部战争和经济危机叠加爆发的关键时刻发动政变,颠覆萨迪克政府并开启长达30年的威权统治。期间,巴希尔与宗教领袖图拉比曾建立政教合一神权统治而激化南北矛盾,并容留“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为此受到美国及西方孤立与制裁。此后,巴希尔政府与“基地”组织切割、积极展开北南对话并允许南方逐步分离而缓解部分国际制裁,而且适逢高油价实现近10年的大发展。

然而,随着南苏丹独立双方因石油利益争端出现矛盾,特别是2014年油价腰斩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且又缺乏外援的苏丹发展停滞。尽管巴希尔政府主动改善对美关系并追随沙特阿拉伯以便换取资金支持,但是,杯水车薪难解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苏丹社会不满情绪四处弥漫。去年12月因本币苏丹镑大幅贬值导致物价飞涨,一场“面包革命”由边缘乡镇兴起,并向首都喀土穆等大中城市扩散。苏丹共产党、复兴社会党、纳赛尔主义党、全国乌玛党、苏丹职业协会等众多教俗反对派均投身其中,要求改善民生甚至变更政权。

巴希尔声称将进行改革和改善民生,同时出动警察和直属民兵“坚戈维德”逮捕反对派领袖,甚至动用火器弹压,导致数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危机爆发后,军队总体中立观望避免卷入冲突。2月,巴希尔宣布施行紧急状态,撤换副总统、总理、全体阁员及全部州长,起用亲信控制权力,包括将他信任的奥夫任命为副总统兼国防部长。4月6日起,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再次席卷全国,各路反对派逐步将目光投向军方并敦促其接管政权,部分军人因保护示威者而与“坚戈维德”民兵发生流血冲突。至此,大势已定,奥夫率领军方倒戈一击占领总统府、大会党总部、电台和电视台等要害机构,为推翻巴希尔政权做了最后的准备。

目前,联合国等国际社会呼吁苏丹政变当局停止紧急状态并尽快向文官政府交权,反对派和示威者尽管与军方一起庆祝旧政权垮台,但是否会接受两年军管尚难断言。此外,苏丹军政权声称将奉行“平衡外交”,表明其外交政策将有较大调整。苏丹能否实现稳定并顺利完成国家转型,大国又将如何争夺苏丹,都将十分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