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可控
评论

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可控

2019年05月14日 08:58:0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人民币汇率的所谓“铁底”只是市场预期的心理因素,以“破7”“破8”来看衰人民币也充满了非理性因素,决定人民币汇率的,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看,人民币汇率波动属于正常。只要中国经济保持韧性,即使人民币短时振幅增大,也不会带来大问题。

人民币汇率近期再次波动。5月13日上午,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跌破6.89关口,刷新1月初以来低点,日内跌超450点。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跌破6.86关口,刷新1月初以来低点,较上周五夜盘收盘跌超400点。本次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受美国对华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影响所致。市场发生了变化,中国、欧盟、日本等主要经济体的股市已经做出敏感反应,汇市、债市、黄金、原油等都会发生一系列催化效应。(相关报道见A9版)

上述敏感变量,折射了三个层面的事实。一是不管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阴霾多么浓厚,全球化系统中的每个要素发生变化,都会形成水波涟漪式的传导效应。二是股债汇市和黄金、原油两大特殊商品的价格是反映全球市场变化的关键要素。这些市场要素的动态变化,短期看是非理性的,但长期看对全球化系统具有正向调节作用。三是人民币汇率对外部市场的敏感反应,凸显人民币国际化和市场化的成果。

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市场变化下的动态调整。人民币兑美元一度跌破6.89关口,值得关注但不必惊慌。相比2015年“8·11”汇改前后的人民币汇率变化,以及当时国际空头对人民币的觊觎,本次外部市场带给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可谓相对平稳。

去年这个时候,受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美联储加息的影响,人民币汇率也曾不断下跌。而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人民币开始升值,1月中旬人民币汇率开始稳升,购买美元做空人民币者,也因炒汇而浮亏。

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经过全球市场的多轮考验,既有来自美国、英国各种“灰犀牛”和“黑天鹅”以及新兴市场货币贬值的风险侵袭,也有人民币国际化和市场化改革过程中的伴随问题,人民币汇率维持了基本稳定。究其根本,人民币汇率带给全球的稳定预期,基于中国经济的韧性。

中国经济步入中高速增长区间,经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更健康。中国稳居全球第二个经济体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这是中国经济抗压风险和保持汇率基本稳定的基础。中国经济给全球经济的贡献率多年维持在30%以上,中国作为全球主要经济引擎的积极作用,确保了人民币作为新兴全球货币的地位。

此外,中国也在主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市场化进程。“8·11”汇改使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摆脱了单边升值模式,有弹性的双向浮动成为新常态,确立了“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双锚机制”,人民币和美元挂钩的纽带被剪断。这是人民币市场化和国际化的成果,也使人民顺利加入SDR货币篮子,成为新的全球储备货币。

随后,2016年年底中国继续扩充篮子货币种类,2017年5月引入逆周期因子,形成了“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逆周期因子”的中间价报价新机制。去年,适应人民币汇率市场变化,央行更加灵活地通过外汇工具调整,确保了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如今又到市场关节点,中国比往年更从容。有人豪赌人民币兑美元“破7”,更有人悲观预期“破8”,但市场需要看基本面,中国经济主引擎已经从三驾马车并驾齐驱转化为消费为主。消费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率超过76%,出口依存度已经降至不足18%,内需动力形成的内生动能成为中国抗压外部市场风险的强劲支撑。贸易和关税的外部压力会对人民币汇率乃至其他市场要素带来短期影响,长期看这种影响风险可控。

人民币汇率的所谓“铁底”只是市场预期的心理因素,以“破7”“破8”来看衰人民币也充满了非理性因素,决定人民币汇率的,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看,人民币汇率波动属于正常。只要中国经济保持韧性,即使人民币短时振幅增大,也不会带来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