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丨郑州能成为孟菲斯吗
评论

双城记丨郑州能成为孟菲斯吗

2019年12月20日 12:21:21
来源:風聲评论

文丨凤凰网政务观察员 柯锦雄

“此则干路之枢纽、枝路之始基,而中国大利之所萃也。”

——张之洞《请缓造津通改建腹省干路折》(1889年)

1889年,晚清重臣张之洞上《请缓造津通改建腹省干路折》,1895年卢汉铁路(后改名京汉铁路)开建,可能当时作为河南首府的开封,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条铁路让自己的首府地位进入了倒计时阶段。

由于开封附近黄河悬河的影响,建桥工程难度太大,张之洞在规划京汉铁路路线的时候,选择一个叫郑县的地方过河。正如张之洞在奏折中所言“此则干路之枢纽、枝路之始基,而中国大利之所萃也。”郑县从此朝着交通枢纽的方向一路狂奔。

1904年3月,陇海铁路前身之一的汴洛铁路开工,1906年4月1日正式全线通车。两条铁路的交汇点正好就是郑县,而郑县也跟随着火车的汽笛声恢复了古称——郑州。尽管郑州给自己找寻的历史起点是从轩辕黄帝开始,但是更多的人还是把这座“火车拉来的城市”看作是交通改变命运的绝佳样本。

1954年郑州成为省会,2013年首个国家级航空港区经济综合试验区成立,2016年国务院批复支持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2018年郑州GDP首破万亿人民币,成为首批国家物流枢纽基地……从名不见经传到能与中西部传统大城市——成渝汉镐同场竞技,郑州演绎出了中原人民的奋斗气象。

如果说在国内,郑州一直跟中部老大哥武汉暗暗较劲,那么在国际上,美国孟菲斯就是郑州借鉴的对象。想成为“中国孟菲斯”的城市不只郑州一家,但探寻两座城市发展的轨迹,有太多相似之处。中国郑州的“东方孟菲斯”之路能否成功呢?

一家企业改变一座城市

提起孟菲斯,熟悉摇滚乐的,知道它是猫王的出生地;熟悉篮球的,知道它是灰熊队的主场地;熟悉社会运动的,知道它是美国民权运动家马丁•路德•金博士被刺杀的地方。这个地处美国中南部田纳西州的城市,是田纳西州人口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密西西比河沿岸最大城市,是美国重要的交通和物流中心,孟菲斯国际机场是全球第二大航空货运机场。

孟菲斯在美国的位置,图中红圈处

密西西比河穿城而过,孟菲斯从一开始就具备成为物流集散地的基础,由此成为了美国中南部著名的自然资源和木材市场,20世纪孟菲斯一跃成为美国最大的棉花和木材交易市场。在成为如今的孟菲斯之前,孟菲斯已经露出了物流枢纽的雏形。

城市发展的历史往往就是非常奇妙的,渴望成为“东方孟菲斯”的郑州,其所在的河南省同样是中国著名的粮棉基地,郑州商品交易所的主要期货产品之一正是棉花期货。

孟菲斯和郑州并没有被农产品交易市场的地位束缚住,而让两座城市改换发展方向的原因也是相似的,联邦快递之于孟菲斯,正如富士康之于郑州,一家企业改变了一座城市。

1971年,刚刚从海军退役的弗雷德•史密斯在阿肯色州的小石城开始创业,借助姐姐与自己的资金,史密斯开起了物流公司。当时美国陆运物流市场基本被UPS(联合包裹)占据,史密斯采取差异化竞争,主打“隔日送达”的航空货运。这种追求速度的产品模式十分依赖交通基础设施,然而小石城的地理位置导致小石城雾气大,不利于飞机起降,同时周边阿肯色河水运量小、地方政府不愿为公司提供建机场所需土地等诸多因素,史密斯谋求迁址。此时孟菲斯向史密斯伸出“橄榄枝”。

孟菲斯几乎是为史密斯“隔日达”的理念所定制的,其地理区位以及基础设施完美符合史密斯的要求。孟菲斯是集美国中南部的水运中心、铁路中心为一体的交通枢纽基地,密西西比河的河运使得孟菲斯往北可达芝加哥,连接五大湖河运系统,往南直达墨西哥湾,进入大西洋。七条高速公路在此交汇,货运集装箱可以通过卡车在10个小时内抵达美国本土三分之二的地区。多条铁路交汇,火车站紧邻密西西比河,便于水陆联运。最吸引史密斯的可能就是,孟菲斯气候条件优越,降雪较少,不会对航班起降造成季节性影响,周边的平原地形也有利于飞机起降。

联邦快递迁入孟菲斯,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孟菲斯。

为了吸引联邦快递的入住,孟菲斯政府出面担保,为史密斯申请到20年期限的低息贷款,同时减免税收,提前储备发展机场所需的大量土地。1973年4月,联邦快递总部正式迁往孟菲斯。,开启了孟菲斯国际航空中心的发展之路。

从1993年到2009年,孟菲斯国际机场在货物运输量方面是世界最大货运机场。2010年被香港国际机场超过,次年孟菲斯夺回第一的位置,但近几年香港国际机场一直稳居第一。

2007年,孟菲斯-谢尔比县机场当局委托孟菲斯大学做的经济影响报告中说,机场业务的95%以上为航空货运,产生的经济影响达271亿美元。统计数据显示,孟菲斯大都市区每三个就业机会,就有一个是航空城创造的。在航空城产业辐射之下,相关产业链条正在不断扩展,比如物流业、制造业、维修服务业等等。

与联邦快递相似,为了谋求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台湾代工企业富士康也在大陆寻求新的投资地。自1988年开始在深圳建厂,到2010年“十连跳”事件发生,深圳面临着产业的更新换代,而富士康也急需寻找新的低劳动力成本城市。

员工跳楼事件发生之后,富士康被打上了“血汗工厂”的标签,但是对于广大内陆城市来说,这个庞大的“代工帝国”所能带来的就业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在深圳劳动力成本上升之后,郭台铭有意工厂内迁,众多中西部城市开始了富士康的争夺当中,最终郑州中选。

如同孟菲斯政府给联邦快递的“橄榄枝”,郑州市包括河南省给富士康几乎是大开方便之门,从批地建厂,到出口清关,特事特办,创造了所谓的“郑州速度”。其实早在2007年,河南省就对富士康展开了追求攻势。比如郑州市政府从多个职能部门抽调人员,组成“富士康科技集团郑州项目协调推进领导小组”,由市长亲任组长,专门负责引进富士康的工作。

引进富士康是郑州产业升级的重要一步。

据媒体报道,富士康郑州厂区设立之始,河南省为富士康提供了超过15亿美元资金,盖工厂、员工宿舍,还铺路、建发电厂。一般外商投资可享受“两免三减半”优惠(获利首2年免税、后3年税率减半),郑州政府则给了五免五减半优惠,并降低富士康为员工缴纳的社会保险和其他费用,这些优惠1年高达1亿美元。

而富士康的引进,对郑州的经济发展也是立竿见影的,首先是富士康不断膨胀的招聘人数,提供了超过30万的就业岗位。其次,富士康的苹果生产线负担了全球一半的苹果手机生产。2019年《河南经济蓝皮书》指出,富士康占河南单一省份外贸进出口的比重从2011年的28.7%一直攀升至最高峰2015年的67.5%。2016年郑州市商务局统计显示,富士康旗下企业加工贸易进出口完成154.4亿美元,占全市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的98.0%;其中出口88.8亿美元,占全市加工贸易出口的97.1%。靠富士康一家,郑州市的进出口贸易额牢牢占据中部第一的位置。第三,在苹果生产线基础上,郑州市还引进来华为、小米、OPPO等智能手机生产基地,打造智能手机生产集群,优化郑州产业结构。

孟菲斯何以成为孟菲斯

“速度经济”一词最早由美国经济学家小艾尔弗雷德•钱德勒(Alfred D.Chandler)在其名著《看得见的手——美国企业的管理革命》中提出,是指企业因为快速满足顾客的各种需求,从而带来超额利润的经济。而物流行业就是一个特别强调时间的“速度经济”。孟菲斯在物流业的基础上,将“速度经济”的产业链往外延伸。

孟菲斯作为联邦快递的全球转运中心,联邦快递94%的货物都要通过孟菲斯超级转运中心进行处理,每个月有超过5000次航班通过孟菲斯超级转运中心,连接联邦快递服务的每一个市场。孟菲斯就如同联邦快递的大脑,但联邦快递并不是孟菲斯的身体。

孟菲斯多式联运运输系统

在利用孟菲斯物流优势的问题上,孟菲斯几乎将绝大部分看重“时间成本”的行业都引入到围绕孟菲斯国际机场为核心的临空经济产业链当中。依赖孟菲斯国际机场航空快递的优势,美国最大的隔夜药品检测中心——先进毒理监测中心、世界最大的眼角膜银行——国家眼科银行中心等生物科学类企业和世界最大的便携电脑维修点——Solcctron公司纷纷在孟菲斯机场周边布局。孟菲斯如今已成为全美最大的医疗器械制造中心,还是美国中南部最大的医疗中心,不仅吸引多家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入驻,还带动高知人群在此聚集。

通过高端物流打造高端制造,通过高端制造促进高端物流,孟菲斯的国际航空物流中心的建设形成了良性的产业互动。这里有两个例子来说明一下,航空物流业是如何完成产业链的延伸的。

首先是孟菲斯的计算机维修业是如何兴起的。对于笔记本电脑的生产商来说,质量控制以及售后服务是吸引顾客的两个重要手段。实际上售后维修服务的时间同样是质量控制的一部分,如果能在维修时间上压缩客户的等待时间,那么就等于是延长了客户的使用时间,也就等于是质量的一部分。而如何压缩客户的等待时间呢?关键在于物流速度上。

以往戴尔或者惠普等美国电脑厂商会在各地设置很多的售后维修服务中心,但是这意味着人员和租金成本的上升。甚至于说,由于维修人员配比的不合理,会导致维修等待时间的延长。而如果将维修中心集中,那必然需要在物流速度上满足客户能够第一天下午送修,第二天上午就能拿到维修好的电脑。而孟菲斯的出现恰恰就满足了笔记本电脑生产商的这一需求。将维修人员在孟菲斯集中,节约了在不同城市人员以及房租的成本,而利用孟菲斯的物流中心位置,集中各地需要维修的电脑,在晚上修理之后,能在当晚立马送出。相比较于分散的维修中心,这种集约化的规模经济,在解决了时间问题之后,逐渐呈现出成本优势。

其次是孟菲斯的医疗服务业。在孟菲斯可以很快地获得美国各地生产的医疗器械,物流速度确保了医生在做第二天手术之前就可以获得相关的医疗产品,可以更加有效率地安排手术时间。在全球,每年有价值1300亿美元的医疗保健产品销售依赖于冷链物流,以确保挽救生命的产品在运输途中完好无损,并且能够随时供应全球市场。2016年5月,联邦快递在孟菲斯超级转运中心开设联邦快递冷链中心,旨在保护对温度敏感的医疗保健和易腐货物的完整性。

围绕航空城,孟菲斯绝非是一个物流城市,而是将物流打造成城市的基础设施,利用这一便捷的基础设施,引进更多需要争取时间、扩大规模、集约生产的产业入驻,扩大临空经济的想象空间和产业链条。郑州有没有机会成为“东方孟菲斯”呢?

“东方孟菲斯”的优势与短板

如果说郑州打造“东方孟菲斯”有什么短板,那毫无疑问是富士康,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富士康让郑州的进出口贸易额快速增长,航空港区的产值大幅提升。但是与孟菲斯相比,联邦快递离不开孟菲斯,而目前来看,富士康并不是离不开郑州,反而是郑州离不开富士康,“富士康依赖症”是郑州打造“东方孟菲斯”最大的短板所在。

孟菲斯成为全球航运中心,与其在美国的地理位置紧密相关。即便当时不是联邦快递迁入,也会有别的快递公司在孟菲斯设点。实际上孟菲斯与联邦快递是相互成就的。而且从数据上来看,孟菲斯在联邦快递的美国业务当中地位不可取代。虽然联邦快递服务范围涵盖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90%的区域,但是其美国业务占比依然高达70%以上。也就是说,孟菲斯成就如今的地位更多的是依赖国内贸易,而非出口贸易。

目前,我们国家的物流行业并没有出现类似于孟菲斯这样的超级转运中心,更多的还是点对点式的运输模式。这导致郑州在打造物流枢纽的时候,面临着诸多的竞争,比如论及打造“中国孟菲斯”,就相继有武汉(鄂州)、西安、嘉兴、南通等城市参与竞争。论交通优势,郑州缺乏武汉那样的长江“黄金水道”,论区域经济,郑州也不如嘉兴所在的长三角地区。而国际上大型的航空货运枢纽均有大型的国际快递巨头一二级枢纽的落地,郑州在此又比不上正在兴建顺丰机场的鄂州。因此郑州应该着力引入一家大型物流公司,不仅仅是仓储中心,而应该是像孟菲斯那样的转运中心。

鄂州顺丰机场未来将会是郑州最大竞争对手

郑州目前存在的优势主要是在政策方面,第一就是目前唯一的国家级航空港综合试验区。航空货运属于“速度经济”的一种,在特别强调物流时效的现在,航空货运具备很大的市场潜力。有资料显示,全中国目前的航空货运产值甚至比不上联邦快递一家。航空货运在运量上虽然只占全球贸易的1%,但是航空货运主要针对的是体积小、单位价值大、时效性要求高的产品,比如高端的电子芯片、高端手机、珠宝等。因此航空货运的货值却占到了全球贸易总货值的三分之一以上,每天超过了186 亿美元。

在国家政策方面,航空货运也会是未来物流行业发展的重心所在。2018年5月,民航局出台《促进航空物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第一次从国家层面对航空物流业所有相关方提出要求,全方位、深层次、多角度地推动航空货运的发展。近日,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推动物流高质量发展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意见》。意见提出了25项措施,其中涉及航空的就有7项。

第二,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中,郑州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成功入围,,这对于郑州打造国际物流中心城市又是一剂强心针。在中国,尽管很多发展政策会逐步在全国推进,但是首批获得政策的城市往往能取得先发优势,而后拿到政策的城市,政策含金量也会随之下降。在如今的城市竞争之下,先拥有政策布局就是先人一步。郑州可以抢在更多的竞争者出现之前,借助政策优势,完善自身物流中心城市建设的基础设施和制度建设。

郑州的目标不只是物流枢纽

物流枢纽打造很大程度是依赖于城市的地理和区位优势,这是自然形成的,比如处于交通的十字路口,成为物流枢纽的可能性就非常大。郑州自身具备这一条件,物流枢纽反而不应是郑州的目标,类似于孟菲斯那样的“速度经济”参与者才是郑州未来的方向。郑州GDP在中国的位次,基本相当于孟菲斯在美国的位次,借鉴孟菲斯,郑州可做的还很多。

郑州可以借鉴孟菲斯的打法,将物流速度打造成产业发展的基础设施,为“速度经济”的产业服务,而不只是为了富士康而“特事特办”。所以在摆脱“富士康依赖症”的问题上,郑州需要的是,将在富士康身上运行过的,提升物流速度的政策、工具、流程形成推而广之的制度规范,成为郑州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手段,面向所有临空经济的产业公司,不论大小。,逐步打造出产业链条以及产业集群。

另外,在郑州航空港区的企业引进上,应该着力于那些需要时间优势的产业。孟菲斯已经走在了前列,实际郑州只需要参考孟菲斯的产业,完善自身的产业基础设施,有针对性地寻求产业入驻。比如高端的医疗服务业,需要郑州更进一步地保护环境,提供适宜医疗服务机构的自然条件。比如计算机维修业,郑州可以引进相关计算机零件的生产商,比如主板、芯片、声卡等。

还有在人力成本不断高涨的条件下,沿海的服装制造业会逐步迁移。在承接服装制造业上,郑州应该在人力成本上减少企业的土地成本,方能与东南亚国家竞争。而随着东南沿海城市经济水平上升,居民消费的理念也会改变,从原来的标准化工业制造到未来的个性化服装定制,未来更多的可能是沿海城市发展设计行业,而制造生产放在内地。这也必然需要在时间上争取减少成本,能够尽快地满足个性需求。这样的产业联动也会是郑州未来产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如今郑州正在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又拿下了国家物流枢纽建设的资格,是否成为全球的物流中心,并不在于进出口贸易额有多大。之前我们有文章介绍,在国际化程度上,郑州不敌成渝汉,但是孟菲斯的前例说明,依赖于不断发展壮大的国内贸易,郑州依然可以成为全球瞩目的“航空货运中心”。倘若摆脱“富士康依赖症”,打造更多元的产业结构,郑州未来不只是成为“孟菲斯”,更可能的是超越孟菲斯。

特此鸣谢:

本文写作中,参考引用了《打造中国孟菲斯,鄂州成为全球四大货运中心之一》、《三座城市的快递物流“暗战”!西安、武汉、郑州争夺“中国孟菲斯”》、《探究美国多式联运枢纽之旅》、《孟菲斯国际机场:一个物流公司入驻成就一个国际城市》、《孟菲斯: 精心运作出的全球货运枢纽》、《顺丰机场:对标美国孟菲斯机场,发展可期》、《哪座城市有望成为中国的超级物流枢纽》、《孟菲斯:物流带来的航空港》、《联邦快递在美国孟菲斯新建包装实验室》、《物流如何改变一个地区?》、《“中国孟菲斯”,郑州or西安?》、《聚焦中西部物流:谁将成为中国“孟菲斯”》、《“优等生”如何打造航空货运枢纽》、《起底顺丰空港:鄂州机场总体规划出炉,“中国孟菲斯”蓄势待发!》、《种棉花的孟菲斯建好机场突然发达了》、《探营联邦快递全球枢纽:全球最大快递如何应对电商时代挑战?》等媒体报道、学术文献,以及维基百科等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