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丨疫情冲击旅游业,哪些省份压力大?
评论

双城记丨疫情冲击旅游业,哪些省份压力大?

2020年04月02日 13:23:06
来源:凤凰网政务

文丨凤凰网政务观察员 柯锦雄

2020年开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几乎是全方位的,而旅游业是受影响剧烈的行业之一。但不同的省份对于旅游业收入的依赖高低有别。

随着各地相继公布了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参考其中涉及各地去年旅游业相关指标,有助于观察、分析各地旅游业于疫情之后复苏、发展的态势。

从收入绝对数上来讲,旅游业总收入与经济发展水平呈现一定的正相关关系,但是比较旅游收入占GDP比重时,中西部地区更依赖于旅游业的发展。

随着各地相继复产复工,不少省份在推出全面的经济扶持政策之后,还有部分地区推出了专门针对旅游业的措施。这些措施效果如何,尚需时间检验。

旅游业遭遇腰斩式下滑

旅游业对于外部性的影响十分敏感,类似地震等自然灾害,战争等社会因素都会动摇产业的发展,更不用说新冠肺炎这种全球性大流行的传染病:人员流动大面积停止,航班停飞,人员聚集场所被叫停。换句话来说,旅游业可能是疫情发生后第一个受影响的产业,同时也是疫情之后,最后一个全面恢复的产业。

疫情对于旅游业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呢?疫情之前,针对今年的春节黄金周诸多机构都曾有乐观的预期:2020年春节出游人次将突破4.5亿,较2019年春节增加8%,还将创造约为5550亿元的消费规模。但随着疫情扩散,美好的预测化为泡影。

回顾2019年的春节黄金周(2月4日~2月10日),全国出行人数多达4.21亿人次, 但2020年除夕到大年初六的春节“黄金周”(1月24日~1月30日),全国出行人数仅有1.52亿人次,同比下滑比例超过“腰斩”。

有研究机构初步测算,预计新冠疫情下全年旅游业总收入约7万余亿元,疫情造成的损失额度约相当于疫情前预测总值的22%至25%,损失额度约在1.6万亿至1.8万亿元之间,导致全年预期从同比增长10%变为负增长14%至18%。

以北京市为例,3月10日,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局长陈冬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坦陈:受疫情影响,预计一季度北京市旅游接待人数较上年同期减少4400万人次,同比下降70%左右。一季度北京市旅游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840亿元左右,同比下降64.7%左右。

在景区方面,据湖南省张家界武陵源区委旅工委办公室初步估算,1月26日至2月9日(正月初二到正月十六),武陵源各景区(点)共损失直接门票收入约7846万元,其中武陵源核心景区一次进山人数减少约17万人,门票直接减收约1486.9万元,预计第一季度武陵源全区旅游总收入损失约54亿元。

云贵压力大,粤苏底子厚

2019年全年国内游客60.1亿人次,比上年增长8.4%;国内旅游收入57251亿元,同比增长11.7%。加上旅游外汇收入,2019年全国旅游业总收入将超过6万亿,占GDP的比重为6.97%;据估算,2019年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占GDP总量超过10%。由于地方与全国旅游业总收入的统计口径不一致,地方旅游业总收入占各地GDP比重均超过了全国,而且在旅游业总收入各省总计也远超过全国数据。但通过各地比较,还是大致可以看出在不同地方,旅游业在经济发展中的贡献不一。

根据目前已经公布2019年统计公报的20个省份,尚未公布的省份采用2018年数据。已经公布数据的省份当中,GDP排名靠前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四川的旅游业总收入均超过一万亿。而除了这些综合实力强劲的省份之外,一些旅游业大省也突破了万亿:广西2019年旅游业收入达10241.44亿元;贵州则首次突破旅游业万亿收入门槛,达12318.86亿元;湖南、江西和河北的旅游业收入离万亿也仅“一步之遥”。

旅游大省云南2018年旅游业收入是8991.44亿元,云南在2018年旅游业收入增长幅度在3成左右,从2012年到2018年,平均增长幅度有32.2%,保持这个速度,依此增长速度计算,云南省2019年的旅游业收入也会进入“万亿俱乐部”。从以上几个省份的数据,不难看出旅游业对于各地经济发展的影响举足轻重。

世界经济论坛每年公布的《旅游业竞争力报告》对各国的旅游业竞争力的排名,指标包含影响旅游业发展的多个方面,如基础设施、旅游资源、开放程度、旅游政策、交通通达等,大致可以反映出各国的旅游业发展水平。目前国内尚缺乏这类准确数据,但采用旅游收入占地区GDP的比重大致也可以衡量出旅游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但并不能反映出各地旅游业发展水平的高低。

从相对值上来看,中国各地对于旅游业的依赖并不相同。从数据上来看,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的旅游业收入占GDP比重均为超过20%,最低的是江苏,旅游收入占GDP比重只有14.37%,广东比江苏高0.07%。但广东和江苏两省同样是旅游业总收入前两位的省份,这与该地区的产业结构有关系,两地的经济基础雄厚,有更多其他产业支撑经济发展。

中西部地区省份则分化严重,旅游业收入占GDP比重平均在25%左右,超过这一比重则说明该地对于旅游业的依赖更深。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相对靠后的地区,对于旅游业的依赖度也更高,比如江西和山西是中部地区GDP排名靠后的两省,江西旅游业收入占GDP比重接近40%,而山西的这一数据更高达47.14%。山西的这个数据也足见山西近些年经济转型的压力之大,在煤炭业一业独大的结构之后,尚未能在旅游业之外找的更多且有力的经济增长点。

西部地区滇黔桂三省(区)旅游业总收入占GDP比重比山西还高,贵州2019年旅游业总收入占GDP的比重达73.46%,云南在2018年旅游业收入占GDP比重为50.28%,2019年广西的数据则是48.22%。旅游收入成为这些省份重要的收入支撑。可以肯定,在疫情的影响之下,这些省份在2020年将会面临较大的经济发展压力,特别是这些地区还是旅游扶贫的重点地区,对于2020年脱贫攻坚的工作也提出了较大的挑战。

提出“国际旅游岛”战略的海南在旅游业收入占GDP比重上并不算高,只有19.92%,比很多中西部省份都要低。可见海南的旅游业还有较大的空间可以挖掘,需要在旅游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旅游产品优化上作出努力。

而类似与西藏、新疆、甘肃这些省份,旅游业收入占比不高,并不是说这些省份的经济基础更好,产业结构更合理,原因可能在于这些地方的旅游资源开发还不够完善,同时交通不够便利,旅游消费的环境还有提升空间,导致旅游业的发展比不上云贵等地。

注:河南、云南、西藏、新疆未公布2019年旅游总人数和旅游业总收入,数据以之前五年平均增长率计算得出,湖北、天津、黑龙江、吉林为2018年数据。

刺激旅游消费,各地政策大不同

发改委等23部门2月28日联合出台《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重点推进文旅休闲消费提质升级。消费是刺激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而文旅产业又是刺激消费的重要领域,旅游业的恢复对于全国的消费提升作用巨大。因此国家和地方都提出了不少刺激文旅产业恢复的措施。

在国家层面,文旅部推出了一系列支持旅游业恢复的措施,包括暂退旅游质量保证金,提供贷款支持,景区有序恢复等,基本上是局限于供给端。各地扶持企业的政策大致也没有脱落文旅部的大框架,主要在减轻企业成本、降低企业费用、增加企业贷款、提供利息优惠等方面。

目前各地支持旅游企业的政策大致集中在资金支持、金融扶持、税费优惠、社会保障、公用事业、物业租金、稳岗就业等方面。而在地方,由于对旅游业的依赖程度不同,地方经济实力不同,各地对于恢复旅游业的政策也有较大的不同。相对来说,经济发达地区除了对企业的支持以外,更多的是从需求端出发,通过消费券、旅游优惠券等真金白银的支持,刺激消费,带动旅游业的恢复。这说明经济发达地区尽管对于旅游业的依赖度不高,但是有充足的经济实力来恢复。

比如广东,在省一级层面并没有出台专门的帮助旅游业的措施,但在《广东省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2020年广东省将建设64个文化旅游项目,总投资超4352亿元。极大地增加了旅游资源的供给。而在地市层面,广州出台了《广州市关于积极应对疫情影响促进文化旅游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共12条,其中包括安排了3亿元财政资金用以支持文旅产业的复苏,提供50亿元专项贷款额度,解决文旅企业复工复产资金困难。另外还有采取政府补贴、平台让利、商家打折相结合的方式,发放“广州文旅惠民券”。

而在中西部部分地区,一来经济实力不强,使得难以在真金白银的支持上看齐东部省份;二来由于对于旅游业依赖过重,又不能不下大力气保持产业的稳定,所以中西部不少省份的支持政策主要还是围绕在供给端,首先是要保证企业的稳定经营,方能在经济恢复之后迎接产业的复苏。而且对于企业的支持主要还是依靠金融支持,这样可以减轻财政的压力。与此同时还从刺激企业的积极性的方面入手,设置不同等级的奖励措施,奖励率先复工以及带团旅游的企业。

但即便如此,在需求端,山西、江西等也提出了自己的刺激措施。3月15日,山西省文旅厅联合短视频平台,通过“话题挑战赛+直播”的形式,开展了“云游山西好风光”活动。加大对于山西旅游的宣传,该活动将持续到5月份,对点赞量和转发量综合数据前100名的的用户发放免费门票。湖南也采用“云直播”的形式,开启“春暖潇湘”湖南文化旅游网络消费季。

对旅游业依赖较深的广西,2月24日就推出了《支持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全面振兴文旅经济若干措施的通知》,加强旅游线路和旅游产品开发,加大宣传推介力度,支持各地举办各类文化旅游宣传营销活动,对参加全区统一组织的促销企业给予补助。支持公共资源型旅游景区免费开放,鼓励实施景区免费开放日,推出旅游一卡通、电子消费券、旅游年卡、文化旅游惠民卡等优惠措施。这些措施大多是围绕宣传刺激游客前往。

当然旅游除了有钱之外,还需要有时间,江西的措施就是从时间入手。根据《江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打好“组合拳”提振旅游消费的通知》,将推行周末弹性作息,今年二季度江西将试行周末2.5天弹性作息,在全省推出旅游电子消费券,积极引导市民周末外出休闲度假。旅游大省的浙江随后也推出了该项政策。

对旅游业依赖最深的贵州也出台10条措施,支持文化旅游业恢复并高质量发展。贵州提出,从省级文化和旅游发展专项资金中调剂安排5500万元预算资金,重点支持疫情期间影响严重的旅行社、旅游运输车队等文旅企业加快恢复发展。结转安排2000万元在全省范围内实施文旅惠民政策,对推出惠民措施的精品旅游演艺单位以及各地组织的大型文旅活动给予一定补贴。不过对于贵州来说,恢复文旅产业或许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减少对旅游业的依赖,发展其他“无烟产业”,夯实经济基础。

疫情的冲击虽然不改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大趋势,但是对于各地的冲击却各不相同,旅游业作为十分依赖人群聚集和社交的产业,受疫情影响巨大。依据2003年的经验,文旅产业的恢复大致需要半年时间,将可能是全面恢复最晚的一个产业。旅游是经济发展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居民消费层次提高的必然选择,在国家大趋势不变的情况下,旅游业的恢复也是必然的。进入3月份,随着全球疫情快速蔓延,各地旅游产业复苏面临的僵局更加复杂而艰难。但是对于经济上高度依赖旅游业的省份来说,既需要有的放矢、对症下药,推出复苏旅游的政策和措施,也亟需深入思考如何在旅游业之外开发新的经济增长点,完善产业结构,夯实经济基础,提升应对风险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