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丨武汉能否算“东方芝加哥”
评论

双城记丨武汉能否算“东方芝加哥”

2019年12月05日 09:25:14
来源:風聲评论

文丨凤凰网观察员 柯锦雄

“为武汉将来立计划,必须定一规模,略如纽约、伦敦之大。”

——孙中山《建国方略》

这是中山先生在其《建国方略》之中对武汉的期许。为了民族独立,孙中山奔走呼号多年,1917年到1920年,他开始谋划未来中国民族独立的蓝图。其中物质建设部分的《实业计划》于1920年完稿,原本是以英文发表,1921年10月10日被译成中文,孙中山在其中文自序中提到,希望借助外国资本与技术,与中国政府签约,一同开发中国,使得中国基础建设与轻重工业共同发展,中外共创双赢。

但孙中山一生都未能将之付诸实践,1925年饮恨辞世。同样,历史也没有给孙中山创建的中国国民党机会,经历了日本侵略、解放战争之后,国民党退守台湾。中山先生的宏愿真正付诸实践还要等到1978年。

1978年,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山先生留下的遗愿,有些已经成为现实,而有些则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比如武汉,除了面积与人口,远超“纽约、伦敦之大”外,还要继续努力才能“略如”。

有可能当时孙中山给武汉定下的目标,只是有意将之定为未来中国的“首都”,没有了这层身份的武汉,真要“定一规模”应该向谁学习呢?答案或许就是芝加哥吧。

因水而生,以商兴城

中国武汉与美国芝加哥,同处本国内陆中心地带,虽然相隔一个太平洋,但两者之间早已是“神交已久”。1908年,上海昌明公司出版了清末日本驻汉总领事水野幸吉对武汉地区的调查情报《汉口——中央支那事情》。彼时汉口的繁华程度,令水野幸吉十分钦羡。他在书中写道:“与武昌、汉阳鼎立之汉口者,贸易年额一亿三千万两,夙超天津,近凌广东,今也位于清国要港之二,将近而摩上海之垒,使观察者艳称为东方之芝加哥。”从此“东方芝加哥”名声在外。

1918年,美国杂志《Harpers》,一篇署名为Walter Weyl的文章,以“The Chicago of China”(中国芝加哥)为标题来描述汉口(Hankow)。文中称“汉口在全国商品市场上所处的地位,可与芝加哥在美国的地位媲美”。1938年的10月29日,武汉沦陷第四天,周刊《英国伦敦新闻画报》(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就刊登了“中国的芝加哥”沦陷的消息并配汉口沦陷前的图片。

如果把芝加哥和“东方芝加哥”的时间线再往前移的话,会发现这两座城市的更多的相同之处。1833年8月12日,拥有200人的芝加哥市成立,而那时候的汉口早已是中国四大名镇之一了,新成立的芝加哥恐怕连“美国汉口”都称不上。1858年(咸丰八年),《天津条约》约定增开内陆河港为通商口岸,其中就包括汉口,武汉从此被卷入了资本主义的大潮当中。彼时的芝加哥人口已经超过10万了。到1908年,汉口首次被称为“东方芝加哥”的时候,芝加哥的人口接近200万。而汉口,也在随后的张之洞主政期间,逐渐开始了工业化的进程,成就了“大武汉”的赫赫威名,“驾乎津门,直追沪上”是当时武汉经济的写照。

武汉能得到“东方芝加哥”的称号,绝非单纯地因为曾经与芝加哥一样是本国的“经济老二”。细看武汉与芝加哥的发展史,两者起步的优势和产业几乎相同。芝加哥地处美国中部地区五大湖沿岸,1825年十月,沟通大西洋与五大湖的伊利运河建成,加强了芝加哥与纽约的联系。1848年沟通密歇根湖和密西西比河的伊利诺伊—密歇根运河建成。从此,芝加哥成为沟通内陆和美国东部沿海地区的枢纽城市。

五大湖周边水系及运河系统

1850年,芝加哥第一条铁路开通,配合水运的便利,芝加哥将中西部的农产品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东部沿海等主要消费地,确立了自身作为中西部农产品集散地的地位。而且也催生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诞生,在交通中心之外,芝加哥也成为了金融中心。随着铁路的修建,芝加哥逐渐形成了放射性的铁路网络,很快成为全美铁路货运、客运的枢纽中心。现在,芝加哥依然是美国内陆水运第一大城市,铁路货运第一大城市。

这张美国本土主要铁路线路,基本显示了芝加哥的铁路中心地位。换一张更细致的,芝加哥的地位更突出。

交通便利促进了商品贸易的勃兴,商品贸易的扩大又促进了芝加哥制造业的发展。由于修建铁路以及城市建设,芝加哥对钢铁的需求非常大,五大湖周边煤铁资源丰富,依靠优越的区位条件,芝加哥的钢铁产业迅猛发展。它也成为了五大湖沿岸的钢铁之城。

谈到因水而生,“东方芝加哥”与芝加哥可谓旗鼓相当。武汉地处中国中部,历来被称为中国经济地理的中心城市,坐拥长江黄金水道,水运发达。1906年,京汉铁路全线通车,与后来的粤汉铁路在武汉交汇。武汉也成为沟通东西,连接南北的中心城市。

京汉铁路全图

细看武汉发展史,其路径与芝加哥几乎等同。依靠交通区位成为商贸中心,武汉的交通便利用一句话就能说明:“货到汉口活”。如同芝加哥如今的铁路枢纽地位,武汉无论是普铁还是高铁时代,都是中国当之无愧的铁路枢纽,从武汉出发,有直达各个省会的火车,全国只有五个城市拥有这样的交通便利条件。高铁时代,武汉也基本建成米字型铁路网络,不过相比芝加哥放射型铁路网,武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武汉铁路区域路网结构图

同芝加哥类似,武汉的钢铁产业也是因为修建铁路的需求。为了提供卢汉铁路的铁轨,张之洞在武汉建设汉阳铁厂。武汉本地也并不拥有煤铁资源,铁矿来自离武汉比较近的大冶,煤炭则是来自江西萍乡。

交通刺激商贸,商贸促进制造,芝加哥和武汉这两座城市“因水而生”,同样也是“因商而兴”,起步之路太多的相似之处,似乎也决定了日后两个城市同样面临的产业升级和转换的问题。在这一问题,两座城市用不同的路径,成为了老工业基地产业升级的典范。

老工业基地与锈带的复兴

20世纪上半叶,五大湖地区的钢铁、汽车等重工业产业成为美国一个比较重要的产业集中区,这一带也通常被称之为“制造带”或者“冰雪带”。但是到了20世纪下半叶,曾经制造业的“冰雪带”真的面临冰封。20世纪60到70年代,随着日德等国的复兴,世界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新产业和新技术的出现也影响了传统工业的发展。特别是国际和国内政治因素的变化,五大湖传统工业面临着的技术落后、竞争激烈、成本上涨等多重因素冲击之后,工厂逐渐迁移到美国中部或南部,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或者直接迁移到东亚或者东南亚地区。

工厂关门,工人失业,曾经人来人往的工厂大门也逐渐锈迹斑斑,曾经的“制造带”也换了新的名称——“锈带(The Rust Belt)”。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所研究员王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城市产业结构和产业组织单一,转型创新能力就弱。产业组织单一的弊端更深远,只有几家大企业,容易排斥中小和外来企业,形成官僚体制,扼杀交流、竞争、冒险、创新、变异和多元化。”

地处“锈带”的芝加哥经济不可避免地陷入衰退,从人口数据上来看,芝加哥的衰退形势持续了半个多世纪。芝加哥人口从1950年的362万减少到如今的270万,其中1980年的人口相比1970年下降超过10%。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制图:柯锦雄

芝加哥的复兴之路在产业升级转换上主要有两点,一是对传统工业扶强汰弱。芝加哥不同于底特律那样,汽车产业成为最大的支柱性产业。虽然钢铁产业在芝加哥是支柱产业,但是芝加哥还有其他产业基础,从产业多元性上来看,芝加哥抵御风险的能力要强于五大湖其他城市。芝加哥制造业体系构成中的主要产业领域包括食品加工、金属加工和印刷业,其中印刷业占全美印刷业的1/3,和出版、广告等行业形成完整产业链。芝加哥对于优势工业采取税收补贴,而对于钢铁工业等衰退产业,则是将被废弃的旧钢铁厂的大片土地规划为其他工业用地和绿化用地。

二是大力引进新产业。20世纪80年代,芝加哥政府确定并贯彻执行“以服务业为主导的多元化经济”的发展目标,包括充分发挥与加强芝加哥传统的金融贸易中心地位,大力发展商业贸易、金融业、会议展览及旅游业等,使服务业成为城市经济的主要支柱。为了发展新产业,芝加哥还成立了招商局,专门负责招商引资。并从多方面入手,改善芝加哥的投资环境,增加其招商引资的竞争力,吸引了一大批世界知名企业的全球总部进驻芝加哥。目前芝加哥拥有财富500强企业总共36家。

波音的总部原本在西雅图,后迁入芝加哥

从2014年到2017年,芝加哥大都市区的GDP保持增长,芝加哥大都市区依然维持住美国第三大都市区的地位,成为“锈带”复兴的典型案例。

芝加哥这种衰退之后,又开始复兴的城市发展之路,作为“东方芝加哥”的武汉绝对是感同身受。武汉在1949年之后,继承了民国时期的工业中心的地位,获得了诸多国家的投资项目,无论武钢还是一桥的建设,对武汉的工业地位和工业实力都是极大的提升。但是改革开放初期,武汉也因为沉重的国有企业包袱,落后的体制机制,在国内经济的地位逐年下滑。便利的交通条件不断将武汉培养的人才输送到沿海地区。

曾经的大武汉,在传统工业陷入衰退的时候,城市发展也显得落后和破败。此时“中国最大的县城”这样的名号可比“东方芝加哥”响亮得多,也有名的多。当时的“东方芝加哥”除了衰退跟芝加哥类似,看不出跟芝加哥有何可比之处。武汉的落后让武汉的领导甚至高声疾呼:“武汉在哪里?”

2009年,国务院出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2009-2015年)》,武汉作为中部领头羊,自然是身负重任。2011年内,武汉提出工业倍增计划,如同芝加哥一样,武汉也是大力扶持传统工业当中的优势工业,首先是对于武汉钢铁的支持,将武钢打造成为世界级的钢铁公司,其次将东风汽车总部正式迁到武汉,打造汽车之都。2014年,武汉GDP首次超过1万亿。2016年,国务院批复《促进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其中明确提到支持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武汉拿到了中国城市体系最高等级的入场券,武汉当年的GDP也进入了全国城市前十强。

光谷是武汉谷底反弹的重点发展区域

而在传统工业之外,武汉大力建设东湖高新区,也就是全国有名的“光谷”。光谷已成为代表国家参与全球光电子产业竞争的主力军。是我国最大的光通信研发基地,是我国最大的光纤光缆生产基地,最大的光电器件生产基地,我国最大的激光产业基地。光纤光缆生产规模全球第一,年产光纤7000万公里;激光企业200多家,市场占有率连续11年超过50%。在光电子产业之外,武汉的新产业还包括生物医药产业、节能环保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以及现代服务业。

2018年武汉市的GDP接近15000亿元,2019年上半年GDP增长率高达8%,在全国排名前列。相比较于东北振兴的乏力,作为老工业基地的武汉已经脱离的衰退的泥潭,重新焕发出新的力量,“大武汉”的气度再度显示出来。“东方芝加哥”与芝加哥一样,不会那么轻易被打倒。

武汉如何成为中西部“一哥”?

相传上古时期有一天方国,有神鸟凤凰,500年集香木自焚,浴火重生,从此不死。武汉与芝加哥经历过此般与“火”相关的故事,浴火而能重生,这也意味着一座城市的坚韧与毅力。

1871年10月8日,可能是某座仓库里不小心踢翻的油灯,点燃了仓库内的货物,引发起火,借助“风城”之名,大火迅速蔓延,芝加哥近两万栋建筑尽成灰烬,300人死亡,10万人无家可归,芝加哥市三分之一的财富化为乌有。火灾给芝加哥以重创,但是芝加哥也借此重新规划和建设。如今芝加哥市市旗当中有四颗六角星,其中一颗就代表1871年大火。

借助来自包括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在内的各地的捐助,以及芝加哥本身的优势条件,芝加哥迅速从火灾当中恢复。1880年城市人口恢复并上升到50万。1890年跨过100万,并于1893年,芝加哥建市100周年的时候,成功举办了世界博览会,既展示了大火之后芝加哥韧性的城市品格,又向全球展示了芝加哥一百年来的成就。

1871年前的芝加哥市区 来源:美国国会图书馆

而武汉所经历的是比大火更加无情的“战火”的肆虐。1931年9月18日,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开始。作为华中重镇的武汉,在沦陷之前遭遇了日军的狂轰烂炸。据《武汉市志》统计,1937年8月21日-1938年10月25日的一年多时间内,武汉共遭受日机空袭72次,投弹3030枚,死亡1651人,伤3147人,炸毁房屋3437栋。据伪武汉特别市政府公报记载,抗战初期武汉“市民逃避一空,繁华市镇竞呈荒凉之景象,热闹商场徒余鼠窃之惊,所历浩劫亘古未有。”据统计,抗战时期,武汉三镇的工业损失达到12%。

抗战结束之后,直到1949年5月16日解放军进入汉口,正式接管武汉三镇。一五计划时期,武汉被确定为“重点城市”进行建设。苏联援助中国的156项工程,其中有7项被国家放在武汉,国家在武汉地区投资新建大型国营企业32个,奠定了武汉引以为傲的工业基础。武汉成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宠儿”,从建国初期到改革开放初期,武汉经济规模长期位居全国第四位,也成为计划经济时代全国三大工业中心、三大交通商业中心、三大教育中心之一。这也成了日后大武汉从低谷复兴的基础。

10月14日,武钢1号高炉停炉。

从浴火重生到锈带复兴,再到如今的多元经济下的美国第三大都市区,芝加哥给武汉走出了一条崛起之路。总结下来,芝加哥的经验包括:注重城市规划,、稳定政策连续,、加强人才引进。

工业时代的无序发展让美国城市出现脏乱差的景象,资本家与工人阶级因聚居区的不同而产生的阶级对立情绪也成为城市管理当中的急需解决的问题所在。 1909年,芝加哥市政府委托美国著名建筑师丹尼尔·伯纳姆正式开展以“芝加哥规划”为主题的“城市美化运动”。伯纳姆主持的《芝加哥规划》,掀起了城市设计的革命,是美国现代城市规划的起源。规划被芝加哥市采纳后,确立了该市尤其是其湖滨地区的基本发展格局。

今年是《芝加哥规划》出版110周年,这110年里芝加哥大大小小推出了10个重要的城市规划,围绕中心城区以及大都市区的发展描绘蓝图。为了保证城市规划的严肃性和延续性,不因个人意志而被随意修改,1909年11月1日,经芝加哥市长提名、市议会批准,328人的芝加哥规划委员会成立了,还组成了由26名成员组成的执委会。规划委员会的任务,就是审核由公共机构提出的规划方案和开发商的各种项目。委员会要召开市政会议,广泛听取市民意见,审核意见最终由议会通过施行。

芝加哥历次重要规划 资料来源:王兰 叶启明 蒋希冀《迈向全球城市区域发展的芝加哥战略规划》

芝加哥是美国最后一座保留强人政治体系的城市,市长独掌大权。芝加哥长期由民主党市长执政,没有政党更迭而产生的政策突变的影响。在上世纪50-70年代,理查德·J·戴利担任芝加哥市长,前后长达21年之久,而戴利“做大规划”的公开依据,正是“伯纳姆规划”。而理查德·J·戴利的市长记录在2011年被其子理查德·M·戴利打破,M·戴利连任七届,担任市长达22年。正是这样的政策连续,保证了芝加哥市能够严格按照规划进行城市建设,确保了规划的严肃性和科学性。

芝加哥本身就是一个教育中心,芝加哥大学更是全球知名,产生了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经济学当中,芝加哥学派更是影响深远。以芝加哥大学为代表的高等学校成为了芝加哥人才的发动机。在本地培养之外,芝加哥的人才引进也十分突出。在美国,城市能够吸引人才的,除了工作机会之外,就是生活成本,而芝加哥作为美国第三大都市,其生活成本,主要是住房成本相比纽约或者洛杉矶,要低的多。

芝加哥大学校园

一个无法提供新住宅的城市,是无法吸引到人才的。而一个住宅价格过高的城市,也是无法留住人才的。在美国经济学家格莱泽《城市的胜利》一书中,格莱泽对比了纽约和休斯敦两地之间收入与支出的差额,尽管纽约的平均工资水平要高于休斯敦一万美元,但是在扣除各种生活支出之后,反而是在休斯敦能获得更多的结余。这其中住房成本是其中的重要因素,这也是为何休斯敦是近年来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几个城市之一。

芝加哥湖滨地区的别墅开发,给了金融新贵人群一个集中展现财富的机会,而市中心的城市开发,又可以让中产阶级能够离工作地点更近,避免了通勤时间过长,不断供应的新住宅进入住房体系,又进一步稳定了房价。如此一个房价友好型城市能不吸引到人才的到来吗?房价高固然是城市发展的一个缩影,但当房价影响到人的生活和消费的时候,这给城市发展埋下了隐患。

在中西部地区,武汉的城市发展在近年来一直落后于成渝,这固然有城市区划所带来的数据变化,但更多的还是武汉自身发展未能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参考芝加哥的经验,“东方芝加哥”目前还缺乏一个能够贯彻百年之久的城市规划。而无论是《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都局限于战略层面,缺少对于城市建设的精细化设计。

武汉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

在政策连续性上,人事更迭对于武汉的影响不亚于芝加哥市长的轮换。武汉城市的大发展是在阮成发时期开始的,这位被坊间戏称为“满城挖”的武汉市长,奠定了如今武汉城市新面貌的基础,继任市长则是在此基础上持续推进武汉的城市建设。而借助第7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契机,武汉的城市更新更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在人才引进上,武汉拥有不输芝加哥的人才储备。根据今年6月教育部公布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名单来看,武汉拥有包括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两所双一流高校在内,总计83座高校,仅次于北京,超100万大学生在武汉就读。还有诸如邮科院、中科院物理分院等科研院所,无论是教育资源还是科技资源,武汉都足以参与全球城市竞争。

但是武汉的大学生留存率太低,人才流失太严重,人才“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从改革开放初期到现在,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这里面的原因,首先是武汉的产业结构的不合理。武汉第二产业比重较大,而第二产业又更多地集中在重工业领域,以国有企业为主,民营经济活力不足,因此在就业机会上,缺乏适合大学生的岗位。近年来,武汉大力发展东湖高新区的生物医药和现代服务业,扩大互联网产业的基础,改善产业结构,争取互联网公司在武汉设立“第二总部”,扩大就业机会,在“抢人大战”中,希望能留下更多的本土人才。

图片来源:DT财经微信公号

另外,武汉的房价收入比也成为了阻碍人才引进的一大槛。由于缺乏服务业当中高端产业成分,武汉的第三产业的工资水平并不太高,这对于人才的吸引力必然就有很大影响。而另外,武汉近几年城市更新速度加大,老城区改造以及新城建设导致房价快速上涨。工资水平的增长赶不上房价的上涨,这成为很多城市人才战略的短板,再加上缺乏工作机会,人才不可避免地集中在了北上广深等机会众多的一线城市当中。

“止加戈”为“武”,如此拆字谐音梗也说明了芝加哥与“东方芝加哥”之间奇妙联系。两座城市始于1908年的缘分,在2015年有了新的联系,武汉和芝加哥结成了国际友好交流城市。或许武汉与芝加哥相比,经济规模和城市建设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芝加哥的发展历史已经给“东方芝加哥”一个很好的学习样本,在未来,这个顶着“东方芝加哥”名号的东方古老城市,将会在全球化的浪潮当中,真正成为“中国武汉”,届时大江大湖大武汉或许会成为其他正在寻求发展之道的发展中国家城市的学习样本。

特此鸣谢:

本文写作中,参考引用了《解析芝加哥城市发展与规划》、《迈向全球城市区域发展的芝加哥战略规划》、《百年前的一部经典规划,造就了芝加哥现在的模样》、《芝加哥城市发展规划概况》、《波士顿总体规划2030——传统城市规划的绝唱?》、《芝加哥2040框架和发展历程》、《再造芝加哥,如何“一张蓝图绘到底”?》、《世界城市规划的典范芝加哥,非常值得现在的中国学习》、《芝加哥规划》、《芝加哥,一个城市的发展和滨水的关系》、《走近美国的城市规划》、《芝加哥制造业发展过程及区位因素分析》、《当代美国规划研究与芝加哥经济转型》、《芝加哥的韧性城市战略:包容性增长和互联互通》、《芝加哥摩天大楼演变历史》、《世纪转折点的美国大城市》、《芝加哥的创新与实干》、《芝加哥联储:为什么是芝加哥而不是底特律》、《死而复生的大城市》、《改善投资环境与推进招商引资推动芝加哥制造业转型》、《建国方略》等媒体报道、学术文献,以及维基百科等公开资料。

双城记系列回顾:

大学与城市如何彼此成全

成都、重庆:谁是西南第一城

中部双子西南双星,谁是最有国际范的城市

一线城市如何留住人才

这些城市为何靠天吃饭

哪吒背后,谁是中国真正的动漫之城

石家庄、唐山:谁能代表进击的河北?

灯光一亮,黄金万两!四大直辖市为何纷纷掘金“夜光宝盒”

郑州、武汉:请叫我特大城市

“弃儿”争当“先锋”?金边七市、黄河金三角,你所不知道的省际边缘

南京济南:我好没存在感 福州:?

互相瞧不起的山东大佬:济南若不济,青岛难长青

神奇海南:宇宙的文昌、世界的三沙、亚洲的博鳌、中国的三亚、海南的海口

这是一个省内部的“城市战争”!南京为何总是比不过苏州?